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大早上二叔拍醒我,说让我去杀只鸭子。

我还没睡够,迷迷糊糊的找张起灵,准备让他替我。一转头发现这人又她妈上山了,只能灰溜溜的自己去。

鸭子真不好抓,我废了可大劲抓了一只杀了。拎回来,二叔接过鸭子端详了一下,问我杀它的时候,鸭子有没有叫。

我说:“您大侄子最近身手越发的好了,况且又知道您慈悲为怀,鸭子就叫了一声就死了。”

二叔又问我想不想知道它叫的那一声是什么意思。

我心想二叔近些年越发的牛逼了,准备向二叔讨教讨教,说不定能掌握一门鸟语。我虚心请教,“什么意思?”

二叔说:“它说:我是鹅!”

评论 ( 6 )
热度 ( 114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