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间接接吻不如直接接吻

药研x婶

少女连着三天,每天都开一瓶新的可乐,每次都喝不完。


喝不完,第二天就会跑气,二氧化碳毫无声息的从拧紧的瓶盖螺旋纹的缝隙之中逃离,就像手指握不住时光的沙。


药研说:“大将,别找理由了,我喝还不行吗。”


少女笑嘻嘻的凑过去,将头依偎在药研肩侧。少年纤细的骨头架子全是一点不多一点不少、干净利落的精肉。少女嘟囔一声太硬了又躺倒在药研大腿上。


她躺在药研腿上,睁开眼试图很浪漫的看向太阳,除了刺激到她的眼睛有些湿润再没什么用处。于是少女侧头仰视药研,恩,还是他比较好看。


“可乐嘛,就应该冰镇着喝。听装的比瓶装的气更足。”


突然很想打开一听可乐,感觉到气泡上升,听着二氧化碳冲出气压的束缚,逃脱出来发出一声欢庆喜悦的的呐喊。喝碳酸饮料需要毫无顾忌的大口喝下,然后感受到胃部被气体充胀,几番冲撞之后舒爽的打一个嗝。


更喜欢他只用单手就打开易拉罐,修长手指扣着拉环,轻松的往外拉开。红的瓶子衬得他的手更加白皙诱人。


“大将,我建议还是少喝一点,容易骨质疏松。”药研单手撑着地,晃了晃可乐瓶子。


里面有叮当作响的水声。还剩一点。


少女笑了,“正常人不是应该说:我不替你喝了,你的口水在里头,很恶心。”


药研低下头,注视着少女的眼睛。他咬下一只手套,除去手套的指腹轻轻触碰少女的脸颊,划过她的肌肤。


然后探入她的嘴唇之中搅弄。


红润的樱唇,柔软的舌头,含贝的皓齿,温暖的口腔。


和她湿润的眼眸,泛红的面颊。


药研抽离手指,贴在自己的唇边,他说:“是甜的,不恶心。”


少女坐起来,接过药研递来的易拉罐,喝下最后一口,“甜是因为可乐啦!”


“因为是你。”药研凑过去,俯身亲吻少女握住饮料瓶的手,每个指节都落下他真挚的吻。


少女又想笑,但是药研触碰上了她的唇。她呛了一下,在衣服上留下焦糖色的水印。

评论 ( 6 )
热度 ( 145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