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谁是正牌男友

审神者男友视角

熟悉的修罗场

ooc!!

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女朋友,她是政府公务员,具体工作是国家机密我也不是很清楚。虽然工作时间有点像寄宿制学校,但是每到周末她就会回来,我们俩会腻歪整天。

但是她偶尔会带男人回来啊我靠!!这件事我在意的不得了啊!!

“没有我的批准,他们只能一直呆在那里工作,很可怜的,我也是体恤下属带他们休假,求你啦求你啦...”

我的女友双手合十,低着头拼命拜托我。我的心瞬间就软了。

我的女友怎么能这么可爱呢,可爱到我的世界少了她就不能再转动了。

然后我现在看着那个一脸专注削着苹果的男人,我的心态崩了,我想穿越回去掐死那个答应了的自己。

这个叫长谷部的从进门开始,他就对我的女友各•种•献•殷•勤•,要星星不给月亮的那种。

长谷部将苹果削好,放在盘里切成刚好入口的小块,然后将盘子双手端给我女友,说:“请用。”

我女友拿着牙签戳上一块,笑眯眯的喂给我。我才刚吃了一块啊,长谷部就急忙打断了。

“啊,您也吃吗。”他诚恳的说。

然后你就专门挑了个有虫眼的是吗?

我把女友拉到一边,跟她抱怨我不喜欢这个人,下次也不要再带人过来了。

“为什么,他都给你削苹果了,说实在话我都意外他对你还挺友善。”我女友疑惑,“而且你不是很喜欢上次那个孩子吗,还夸他又漂亮又伶俐,下次常来玩呢。”

我说:“在我看见他穿着裙子进了男厕所后,我就不这么想了。”

女友有时候也不得不处理一些文书,这时候长谷部就跟在后面端茶倒水,似乎很熟练的样子。

我看不过去,一只手挡在我女友身前,语气不善,“干嘛啊你,巴结上司吗。”

“巴结...”我看着长谷部一脸疑惑的念叨着,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跑到我女友前面站住。

啧,我没拦住。

“那我可以贿赂您吗,您要什么我都可以为您双手奉上,火攻...”

女友捂住了他的嘴,我没听清长谷部接下来说了什么。

后来女友惩罚的戳了戳我的脑门,鼓起脸颊说不要瞎教词汇。虽然手指头软软的毫无杀伤力,但是我还是想仰天长啸。

我不是!我没有!我冤啊!






虽然我可爱女友的泳装才不想给这些臭男人看,但是已经到了夏天,该带着女友去海边玩玩水了。

这次休假的下属名字叫鹤丸,说真的,太折腾我了。

“去海边,好啊,我想去很久了,工作的地方都没有海呢。”兴奋过后,女友压低声音,转头看向鹤丸,一脸担心的问:“不过...你没关系吗。”

这个人原来怕水吗!我反击的时刻终于要来了。

我瞥了一眼放在墙脚的水枪。

谁知到了海边发现这人玩的比谁都high啊,说好的怕水呢。

我不服气,水枪里灌满了水,加好了压,我随时待发。

女友刚换完泳衣,撩着更衣室的帘子要出来。我看着鹤丸盯着我女友晃神的样子,真的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呲水在他身上。

醒醒,我女友爱的是我。

鹤丸明显在我有所动作前反应了过来,我首先感叹一下这人反应力,又迷惑他为什么不躲。

很快我就知道了。

鹤丸穿着干净的白衬衫,打湿的衬衣贴在皮肤上的地方变得有些透明,底下的肌肤若隐若现。

我瞬间瞬移到女友身边,捂住了她的眼睛。

她声音柔的像棉花糖,带着点小鼻音,问我怎么了。

我说:“别看,辣眼睛。”











这次我女友牵了个男孩子的手回来了,名字叫药研。

呼呼,还好是个孩子,我不用看那么紧了。

“大将...这是什么奇怪的称呼。”我皱眉,出乎意料的,药研赞同的点了点头,“说的也是呢,那么——就叫姐姐好了。”

他冲着我女友眨了眨眼,然后转过来对着我说:“你说好不好啊,叔叔。”

我...

“谢谢大将、啊不,谢谢姐姐,啊...”药研坐在我女友的腿上,头靠在我女友的胸•上,享受着她剥葡萄给他吃。

这是什么喂食play,我就是一时不察放松警惕了啊!

我女友擦了擦手,抱住药研,脸颊在他脸上蹭了蹭,“很少见药研也会撒娇呢,一直都觉得你跟小大人一样。”

药研包容的叹口气,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朝着目睹这一切的我露出了挑衅的笑。

不要再摸我女友的头了!又不是文玩核桃,不能包浆的!

送走药研后,我问我女友,“对了,药研和乱是兄弟关系吗?”

她鼓掌,”是啊,哇亲爱的你好厉害,这也能认出来。”

我当然能认出来,那种翘着嘴角轻蔑的笑简直是一模一样。我还记得上次领着那个穿裙装的男孩,顶着一片惊诧的目光进男厕所,那个名字叫做乱的孩子,站在我隔间,看着我撩起裙子的时候也是这么笑的。

还无声的用唇语说到:“比你大。”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把裤子提上,然后强装淡定的走出厕所的。





这次也是,刚回家,发现厨房的位置被人占据了,就像战场上制高点被人抢夺。

“你下来。”我叉着腰跟光忠说。

厨房也是男人的阵地,我给我辛勤工作的老婆做一顿慰劳饭怎么还有人跟我抢。

光忠听了我的话,反而笑着反驳,“不好意思,你们还没结婚呢吧。”

我一时哑口无言,他还想说什么,我女友过来了,他就闭嘴转回灶台。

我女友咬着勺子,可爱又俏皮的问:“两位大厨,今天吃什么啊。”

我和光忠同时回答,“吃你喜欢吃的。”但是我女友只抱住了我,很开心的说了谢谢。

硝烟弥漫的做菜环节结束。大家坐下来吃饭,光忠拼命给我夹菜,我女友看着餐桌上一片其乐融融,弯着眼睛笑的很好看。

但是我想吃肉呜呜呜呜。

我和女友口味出奇一致,哎呀这就是夫妻相呀...所以这盘炒胡萝卜我女友不可能吃,这是为我准备的吧...

我抽着眼角看光忠笑容里带着杀气的往我盘里夹我讨厌的胡萝卜。

再怎么说在情敌面前也不能示弱,我小心翼翼的夹了一根放在嘴里。

好酸!家里一瓶醋都倒进去了吗?!

我女友似乎看出了什么(也可能没有,因为她这个性子我追她的时候废了很大劲),她夹了块炒肉,撒娇到:“老公,尝尝这个,别光吃胡萝卜啦。”

虽然光忠一脸“老婆不是你能叫想叫就能叫”,但是面对我女友喊我“老公”,他也没办法。

于是他放下碗,把筷子往碗上一拍,站了起来。

终于气走了吗,我就知道这是我军的胜利。

...并没有。

光忠带着一瓶酱油回来了,还颇为抱歉的对我女友说:“不好意思,有盘菜忘记放调料了。”然后疯狂往那盘胡萝卜丝里倒酱油,接着坐下,再疯狂给我夹那道菜。

我首先意识到的竟然是“果然家里已经没有醋了只能倒酱油吗。”





这里女友保卫战打的轰轰烈烈,我偷偷瞥眼女友,她吃的很开心的样子。我默默夹了鱼肉挑去鱼刺放在她碗里,换来她一个甜兮兮的笑。

只要能看见她的笑,我什么都愿意做。

我看看她的下属,又看看碗里满满的胡萝卜,认命的叹了口气,看来这醋得一直吃下去了。



评论 ( 49 )
热度 ( 653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