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不正经的文你们就不正经的看吧


ooc
一些小故事合集

审神者摔了一跤。

少女早上右脚踩左脚鞋带儿绊完了,摔了一跤。

本来也没什么,只是恰巧被长谷部看见了而已。

同样被长谷部看见了也无所谓,就算是被鹤丸看见了也顶多笑进手入室然后他从手入室出来之后再去把她拉起来,更可况是号称废柴制造机的长谷部。

长谷部眼睁睁的看见她扑在地上只觉得自己要吓飞了,然后匆忙的用抱百兽之王的辛巴那种方式给少女抱了起来。与其说是抱,更不如说是把她举起来了。

少女只觉的自己双脚腾空,然后肋骨也开始隐隐作痛。

“赶快把我放下来...这是主令。”

她拍拍自己膝盖上蹭的一大块灰尘,转过头看着长谷部,他一脸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主摔了一跤全是我的错的痛心表情。少女叹了口气,告诉他她没事,然后就打算去洗漱一下准备吃早饭。

少女真以为没事了,然而现实给了她一个大嘴巴子。

当她拉开餐厅的纸门那一刹那,只感觉所有人的眼神带响的落在了她身上。

长谷部还在那里绘声绘色的讲她刚才摔得有多惨,一个箭步后膝盖摩擦在地,全都是他的原因,是因为他没有保护好主,都是因为他没有尽到职责。

这时候长谷部也看见了站在门口不敢进来的少女,絮絮叨叨说出了又一轮车轱辘话,“主啊,我真是太失职了...”

这时候连鹤也少见的严肃起来了,他皱起眉头,语气极为认真。

“小姑娘,你是不是想把老子笑死,好继承老子的遗产。”

话音未落,然后立刻就有一个声音没憋住闷笑出声。

少女痛心疾首的看着紧紧抿住嘴,眼神明显不对的俱利,俱利啊俱利,我真没想到第一个笑的会是你。

俱利酱做低头扒饭状。

扒的空碗。

然后她眼见着一期的表情也变得奇怪,然后他猛的捂住嘴,把头撇向另一侧,肩膀抖的跟失控了一样。

三日月这边袖子轻轻的掩住嘴,鹤丸那里已经笑到滚到地上了。

这早饭没法吃了。

这日子也没法过了。


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这时候一期已经彻底崩不住了笑出了声。

“噗...失礼了。”

她估计他是刚想起来粟田口的孩子还没起床,不用做这个兄长表率。

鹤丸脸都笑红了。

长谷部和少女面面相觑,他不但没get到笑点,而且还一脸无辜让少女根本狠不下心说他几句。

算了,她很没骨气的又爬回餐桌上,就算再怎么过不下去了,饭还是要吃的。

这时候光忠坐了过来,用勺子舀了点粥,然后小心翼翼的送倒她嘴边,眼睛里全都是“哎呦这个小可怜呀”。

天知道长谷部的自责程度和他说话添油加醋原来是成正比的。

“不用了,我没事...我摔的是膝盖,不是脑袋。”

没成想光忠的眼神中更加的担忧了。

等等,她想起来前几天洗衣服前掏裤兜的时候,不小心手机和零钱一起掉了出来,少女当时逗他说那是手机摔出话费了。

完了她好像知道光忠在想些什么了。

说真的,摔一跤这种事情,脸比膝盖疼。





“长谷部,鼓一下嘴。”

啊?长谷部愣了下,主又突发奇想要做些什么了?

看着他有些呆呆的样子,少女不禁笑了起来,“不会吗?就是先吸一口气,然后闭上嘴...”

长谷部淡紫色的眼睛里溢出了点疑惑,但既然是主命,当然要乖乖照做。

穿着正装,衬衫西裤的男人,此时恭敬的跪坐在地。不过有些违和感的是,表情一向严肃又认真的他,此时咬住下唇鼓起脸颊,意外的有一丝反差萌。

长谷部臣服样的微低着头,等待着少女下一步的指令。

然后少女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响叮当之势双手猛的拍了一下他鼓鼓的双颊,随着一声好像气球漏气的声音,她一边恍恍惚惚红红火火一边跑了出去。

长谷部默默的握住了刀鞘,不管怎么样,先把鹤丸抓起来打一顿再说。



夸他帅



拇指和食指稍稍用力,果核崩裂的脆响便溢了出来。光忠将沾在果仁上的碎屑捏起,回过头却看见其他剥开的果实不翼而飞,而嫌疑人无疑就是撑着头看着他,脸蛋鼓鼓的少女。

本来就是剥给她吃的,光忠笑着戳戳她的侧脸,只觉指腹下的皮肤温暖柔软。

“光忠。”少女翘起了嘴角,毫不犹豫的开口道:“你超级帅的。”

“夸我帅气我的确是很开心啦,不过这只是碧根果而已哦,又不是核桃。”

“等等...别真的拿核桃过来啊。”

要是真要打开我只能用刀拍这样很不帅气的。

诶,原来有核桃夹这种东西吗?




“不要说我...”

眼看着眼前的青年又要拉下披风开启被被模式,少女赶忙开始干巴巴的解释。

“是帅气又不是漂亮啦,有什么不对吗。”

“...”

山姥切•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国广




看见清光在内番。

他向我招手。红围巾被风吹起翻飞。

“主,你看我脸上有什么?”

脸上...?我想了想,是内番的时候弄脏了吗。

我凑过去仔细的瞧。

一切都很正常啊。

漂亮精致的脸蛋,眼眸中是艳丽的红。发丝像是认真打理过的样子,微卷的弧度看上去很好摸。

要是真的摸上了小辫子,会像猫一样蹭过来的吧。

“嗯...有什么?”我忍不住问了一下。

清光稍稍歪了下头,笑了起来,露出了点小虎牙。

“有可爱啊——”

是少年拉长尾音,撒娇一样的语调。

耳环摇晃,耀眼的是它折射的光。

他笑容正好。

————————

清光可爱到一箭穿心!!!

扎心了老铁!!

等等...刀剑们貌似是真•老铁。

————————————

第一个故事

本来还是想写段子,大概是“逗他笑/憋不住笑出声会怎样”这一类的...但是我摔了

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以一个吾皇万岁的方式膝盖摩擦摩擦的摔的

好像还跪着滑了一段

我根本笑不出来,算了,干脆就写这件事得了

膝盖现在还青着

话说要不是膝盖摔了这一下,我还真不知道我每天睡觉时都是跪着去上床的

————————

评论 ( 56 )
热度 ( 432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