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信任/在意你的表现

ooc

光忠

•去厨房找吃的,碰见光忠在处理食材。

•他把菜刀放下,转了下手腕,然后抓起鱼内脏扔掉。

•我嘴里嚼着薯片,走到光忠旁边看着他处理鱼。他做事总是给人一种游刃有余的感觉,就算是做饭,每一刀下的动作也是优雅得体。

•光忠侧着头瞥了我一眼,微笑道:“主,刚刚就觉得眼带的位置有点不太对劲...可以帮我调整一下吗。”

•我闻闻鱼腥味,答应了。

•他往下蹲了些(这让我有点不爽哼),然后我踮起脚,去摸他的眼带。光忠配合的用手腕压住覆盖右眼的眼罩,防止它掉下来。我的手指拨开龙虾扣,按照他说的方向移动着。

•最后扣上扣具,将他被压到的头发抽出来几缕,微微掩着眼罩的黑色带子,这样显得自然一些。

•想要在我面前露出最好的自己,但是不必过于掩饰不够帅气的那面,这样想的话,我的确是被信任着的吧。


小夜

•窗台前每天一个柿子

•还没有洗,果实连接着叶柄的地方蒙着灰,不如全都洗完了大家一起发着吃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咬了口柿子后,发现嘴角忍不住的上翘

•“喜欢柿子,很好吃...都给你。”然后我看着他低着头,从背后掏出来个柿子塞到我的手里后跑走了

•从那天接受了柿子之后,每天早上这份小礼物都会出现

•大概是能想象的到,小夜站在高大的柿树前,努力的朝着最大最饱满的那颗果实伸出手。

•他看着那颗红彤彤的柿子,它圆润的连枝头都被压低了些,可是自己无论在哪个角度都够不到...小夜鼓着嘴想了想,然后跷脚跳啊跳。

“还有一点点...!”

•如果够不到的话会甩刀上去吗...他哥哥应该会帮他取下来的

•带他去万屋的话也不会再露出有些害怕担心像是受惊的小动物那样的表情了


退

•震惊,我成功的让小老虎帮我叼过来报纸

•不是猫科动物吗?

•收到了退给我的做的小玩意,神似戳戳乐

•我感觉材料是猫毛和羊毛的混合物

•看着他怯生生的眼神,我硬是把“这做的是什么”这句话咽了下去

•我看报纸的时候退蜷在我身边睡着了,我原先以为贴着我的东西是小老虎呢。

•作为审神者,能够这样被全身心的信赖着,是我的荣幸





•总是拉着我参与他的恶作剧。

•用心在作死。

•他看着我的眼睛,还是那样有些狡黠的笑。

•“我接下来要吓你啦,可别呛到哦。”

•不会的,婶我已经百炼成钢了。

•安静的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面容就像是天使一样。

•之所以会知道,是因为他今天的恶作剧是要给我暖床。

•事实上不是暖床,他只是想躲在柜子里,等我拿被子的时候跳起来吓我。

•结果我冷漠脸的给他拖到床上,告诉他“你不是被子吗就当你的被子好了:)。”

•他一脸难以置信,“噫你要抱着我睡吗你这样可是强抢民男。”

•我翻个白眼,“我睡觉蹬被,你放心吧,我一定争取把你蹬下去。”

•早上难得没有被冻醒,身上被子盖的好好的。不过睁眼就看见他撑着头看着我,一脸欠揍的说,“你睡觉是挺不老实的,哎呦我这个老腰啊。”

•还夸张对着自己的腰揉啊揉。

•有本事你晚上别抱着枕头过来敲门啊



三日月

•“哈哈哈,什么都是大一点比较好吧。”

•什么大?我听不懂。

•简直是毫无保留把自己脱线的那部分展现出来了...

•笑声很好听,嗯,倒不如说声音很好听,不过要真是他整天在我耳边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也真挺魔性的

•我又养死了种在门口的小灌木

•仿佛有一个声音跟我说:欢迎加入养啥死啥吧

•“我建议还是不要用热茶来浇水比较好。”三日月这么跟我说。

•“可我养的是茶树啊。”

•我超理直气壮的。

•为了阻止我叹气一整天,三日月安慰我,道:“没关系,有形的事物终将会...”

•然后他一滞,默不作声的从背后紧紧抱住了我

•鬓角的碎发蹭的我耳尖有些发痒。

长谷部

•“长谷部,你变了,你没有刚锻出来那么听话那么乖了。”我痛心疾首道。

•“但是您还是不能在...这个时期喝冷水。”

•压切•哦,呵呵•长谷部

•我翻了个白眼开始洒泼,“有什么关系嘛,我从来都没疼过...你不觉得在口渴的时候喝点凉的才最爽吗!”

•压切•主我并未觉得•长谷部

•好吧,你逼我的,我又有一计上心头。

•“主命,这是主命!”

•我看见他端着水杯的手一停,当我正以为要成功了的时候,他可疑的偏过头

•“...我没听见。”

•理直气壮的睁眼说瞎话,好了我管不了长谷部了,大白菜长大了





鹤嘴里叼着团子,有些模糊的挤出来几个字“有什么要紧嘛,长谷部你就让她喝...”还未等我点头准备拍手叫好,他咽下团子又补了一句话,“她喝完铁定肚子疼,下次就不敢了。”

我想,这大概就是亲姥爷吧。

“哼,肚子疼我也不找你揉,我找我家长谷部小亲亲!”

然后长谷部抽了抽嘴角,紧接着他干脆颇为豪迈的一仰脖给干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喉结一动一动,心里哀嚎着“我的凉水啊!水是生命之源啊!”

“好了,那么现在就是要保证冰箱里没有饮料,水杯了的水永远是热的就行了吧。”长谷部抹了抹嘴,嘴角挂起微笑

...你狠

等等那好像是我的杯子啊

end

评论 ( 23 )
热度 ( 390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