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论万屋为什么不卖伞


希望可以写出好吃的糖(๑>؂<๑)
ooc

——————————

从玻璃窗外传来了敲击的声音,越来越急促 ,越来越密集。

雨开始下了。

似乎一时间万屋里的人就走光了。

天气会变更,人心会停止跳动,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

尤其是食品包装袋上的生产日期。

想到这里,长谷部又一次的检查了薯片是否过期。

隔着手套捏住鼓起的塑料袋,他的眼神准确的落在了印有生产日期的地方,显然是没少替他的主干过这类跑腿的事。

他想起药研曾经不止一次的提起过,长谷部和少女的关系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并且非常开心的握着他的手说,欢迎加入把大将培养成废柴组。

我是在把主培养成废柴吗?长谷部有些奇怪。对于长谷部来说,只要是主命,无论什么都会做到。

“对不起对不对对不起,其实政府要搞绿化,通知过今天会有降水的...只是被我忘了。”

女孩子穿着红白巫女服,站在她的刀面前低下头双手合十的拼命道歉。

为什么需要道歉呢?长谷部光是看着就皱起了眉,既然是刀,就要毫无怨言的执行主人的任何命令,就算明知是错误的决定,应该毫无怨言。

不过他一句话也没有说,这是其他人的本丸,与他无关。

“哈哈哈,没关系啦,这点小事还是吓不到我的。”白衣白发的付丧神揉了一把女孩子的头顶,然后脱下羽织,把她揽到了怀里。

女孩子受惊一样的瞪圆了眼睛,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泛上红晕,“咦咦咦咦咦咦鹤丸你干嘛呢,我告诉你你这样可是吓、吓不了...”

“说什么呢。”鹤噗嗤笑出声来,“主你不是说雨会越下越大吗,当然是在发展成暴雨之前赶紧回家啦。”

家?本丸对于审神者是家吗...?那里只是一个指挥所、补给站一样的地方,那里不是家,无论是对于刀,还是对于审神者来说。

长谷部低垂下眼帘,他已经盯着薯片的口味有了几分钟了。

那边的鹤丸已经把他的羽织撑开了,偏着头跟他的主说,“我倒数三个数,咱俩一起赶快跑,得在湿透之前回去呢。啊...我感觉长谷部一定会叫我去手合场。”

长谷部感觉到对方在说话的时候,眼神似乎有意无意的往这边瞥了一下。

完全相同的样貌,作为非常合格的复制品,有着的却是相似但不同的内在。

合情合理。

有的时候他也会被其他的审神者认错,这种情况长谷部根本就懒得搭理。

不是主的话,就没有意义。

他转过身去取另一个货架上的商品时,看见了那两个身影已经远去,余下踩着水花的啪嗒声。女孩子的红裙摇晃,长谷部记起主说过,对于工作服来说,这已经够好看的了。

是的,如果主需要夸奖的话,无论穿什么都是最好看的。

“啊——真是的,也不告诉我一声今天会下雨呀。”

熟悉的声音,大概是谁家的清光吧,作为初始刀中的一位,长谷部经常能在万屋里看到他。应该说是他们。

清光倚在货架上,鼓着脸颊抱怨着。

因为挡到主要的零食了,长谷部出身提醒到对方,“请让一下。”

“哦,抱歉。”清光向他点了下头,随即向旁边挪了挪,长谷部得以顺利的挑选货物。

青年的红瞳漫无目的看着四周,最终还是有些失落,他叹了口气,然后百无聊赖的跟长谷部搭话,“我说,你也是被你家审神者叫来买东西的...买零食?”

长谷部出于礼貌,从嗓子里哼出一声“嗯”。

清光耸耸眉,自觉无趣,便闭上了嘴又重新看向门口。

“哈哈哈,不急,审神者会来接你的。”

三日月宗近,貌美的付丧神优雅的用长袖掩住嘴唇,轻笑起来。

“你倒是不用担心啊...”清光摇摇头,说出的话让三日月有些疑惑的侧了侧脑袋。

“清光...!小清光!”随着一个人影气喘吁吁的举着伞跑过来,然后身边的这位清光身子一下子绷起来,微微向前倾,长谷部几乎能确认清光的主人来找他了。

过不其然,他立马就向那个女孩子扑了上去,“主你来了,我可是等了好久了呢。”

“好啦好啦,你看,我给你带了伞。”

“不要,我要和主人打一把伞嘛。”清光牵着她的手晃啊晃。

女孩子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一句轻轻的“好啊”却足以让清光傻乐半天了。

长谷部努力的把塑料袋上的蝴蝶结系紧,毕竟外面的雨已经大了起来,他不希望主看到他拎着袋子回来的时候,以为他买的不是零食,是一袋金鱼。

三日月还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样子,他友善的提醒了长谷部一句,“现在出去的话,肯定会被淋湿的。”

“谢谢。”长谷部向着他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迈步走出大门。

作为三日月,他的主肯定是刚刚想起天气的异常,已经匆忙的往这边走了吧。

背后的三日月捂着嘴只是笑着。

几乎是瞬间就让他湿了个透彻。

雨还真是越下越大了。

水滴顺着屋檐滑落的嘀嗒声被他抛在身后,长谷部现在都不敢抬头,因为感觉雨水会滴到眼睛里。

如果在雨天中哭泣的话,会被认出在流泪吗。

事实是,在意你的人就算是淋着雨,也会抱住你安慰你。不在意你的人,就算是在白天之中,再怎么显眼,也只会投来异样的眼神。

头发沾了水,耷拉下来,黏在脸侧有些不舒服。

长谷部有些担忧的把袋子护在怀里。

没有什么可以落脚的地方,每走一步都会带起水花溅在早就湿透了的裤腿。

对他来说这都无所谓,为了完成主命他甚至可以在所不惜的付出自己的性命,又何况是现在这种小的微不足道的情况。

又是一位匆匆而过的审神者擦肩而过。

他在期盼着什么?没有鹤丸那样的开朗使人亲近的性格,没有清光那样会撒娇会为自己主动争取——说到底,谁不渴望被爱呢,也不是像三日月那样的稀有刀,在审神者之间流传的一个爱情骗子的外号,他还是知道的。

“长谷...部...?”

叫住他的,是熟悉到让他颤抖的声音。

转过身,那张他心心念念的面孔在对着他笑。

“给。没带伞吧。”

长谷部满心欢喜的接过雨伞,伞柄上还带着少女手心的温度。

女孩子撑着自己的那把伞,跟他说了一句“不用还了”转身就走,他似乎还听见少女嘟囔了声“谁家的长谷部啊这么拼命”。

长谷部从没想过自己的衣服能这么沉,仿佛浸的不是雨水,而是铅水一样,沉的他连迈步追上去的勇气都被消磨掉了。

说不上是失望,他怎敢对主失望?刀是克隆一样的复制品,审神者却是形形色色的,话说回来,要是主有个年龄相差不多的姐姐妹妹的,他一时间也会认不出来。

长谷部拼命安慰自己。

然后他看见少女停住脚步,转身的时候雨伞上甩出一串旋转的水珠,他的心悬了起来。

“请问你有看见还有长谷部在万屋里等人吗?”

看来是又被晃了一次,他的眼前被水帘模糊掉了,未等反应过来,一句含糊的“不清楚”就脱口而出。

“你再想想,肯定有的,他一定会乖乖等我来接他的。”少女玩着伞上扶手,然后抬起头说了一句。

“你说是吗?我的笨蛋长谷部。”

那一瞬间,瞳孔的收缩是无法抑制的,“认出来了”
几个字在长谷部的脑海里加粗放大,然后炸了开来。

“笨蛋笨蛋笨蛋大笨蛋...”少女鼓着脸颊,走过去扯起长谷部衣服下摆一角给他看,上面“我的”两个字尽管湿掉了有些晕染开,却仍是清晰可辨。

“下这么大雨,你说说我能不去接你吗。还不把伞打开,愣什么呢。”少女掐着腰,开始数落他,“我认不出你你不会叫住我吗,更可气的是我都跟你说话了完了你还装作不认识我?得了回去我就把字改成笨蛋,你就是个笨蛋...”

她的话语被长谷部一个拥抱打断了,男人的衣服湿乎乎的,带着无法忽视的凉意,然而少女却微笑着全部接受。

“对不起...还有,能打一把伞吗。”长谷部靠在少女的耳边,小心翼翼的说。

少女偏过头,看着他湿润的淡青紫色眼睛,笑道:“当然了。”于是长谷部也顺利的步入前人后尘,傻傻的乐起来。

——————

后记,在自己刀上做标记竟一时间风靡起来。

“被被被被你别跑啊,我跟你讲我今天要不把你的被被贴个红双喜,我就不是你的主!

“药研——我能在你腿上画画吗?一期哥你别抖啊,放心肯定落不下你的。

“嗯?眼罩换成小熊头像的很不帅气?没有啊我觉得很不错啊。”

————————
end

评论 ( 135 )
热度 ( 506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