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关于幼体化梗我真是喜闻乐见6⃣️

一个单纯卖卖萌,治愈人心的故事

ooc

一章到三章三日月鹤丸幼体化

四到六papa被被(ღ˘⌣˘ღ)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拉开门,自从本丸建立起参观了一次之后就搁置下来的刀解室里飘着浮灰,金发的小孩子就这么直接坐在地上,肩膀一耸一耸的,可怜兮兮的吸着鼻子。


是哭了吗...?


她有些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惊扰了他。


她还不知道怎么哄孩子。


窗纸柔和了阳光,暖暖的光线铺在地面上。


“被被?”少女蹲下来,伸手拨了拨他的额发。金色的发丝上沾了毛茸茸的细灰。切国僵了一下,伸出小手把他的被单拉下来...啊...不能叫作被单了,硬要解释的话,像是某种放大版的手帕。


虽然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但目前要做的就是分散一下切国的注意力。


唱个歌?这主意一蹦出来她简直都想锤自己脑袋,先不说她歌唱的怎样,关键是她现在满脑子的丢手绢轻轻的放在小朋友的后面。


这无异于火上浇油。


她试着揉揉他的头,切国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但是抽泣声小了一点,也分不清是不是这安慰起效了还是他觉得自己丢人硬憋着。


他一直抱着膝盖,脸埋在弯曲的胳膊中。


...还是先把小切国带出去吧。


两手环在他的腰上,然后一使劲就把小切国抱了起来。他有试着挣扎,估计是哭没劲了,也就是毫无杀伤力的蹬蹬小腿。


因为他突然腾空的缘故,头上盖着的布料耷拉下去,小切国有些愕然的表情露了出来。他眼睛睁大着,因为哭过的原因像是蒙了一层水雾而有些亮晶晶的。因为变小了,因袖子挽起而露出的小臂也有些胖乎乎的感觉,脸也圆了起来。


他委屈的鼓起嘴时,像是小仓鼠偷偷的在双颊里藏了瓜子那样鼓鼓的,让人忍不住想戳一戳。


“发生什么事了?”


小切国低下头,靠着少女轻轻的,还带着点哭腔道:“我、我本来就是仿品,最起码还能出阵,可我现在...呜...连拿起刀都做不到。”


这事啊,少女叹口气,放下心来,“没关系,灵力一时失衡,很快就会回复的。”


“真的?”他立马睁大了眼睛,仰着头,脸上还带着点压出的红印。小切国犹豫这伸出小手,“拉勾勾哦。”


翡翠那样漂亮的绿色沉浮在他的眸子间。


少女笑笑,勾住他的小指,然后趁他完全放松的时候,偷亲了一口。


恩,小孩子的脸蛋是真软啊。


看着他的小脸砰的一下就红了起来,然后小切国慌张的挣脱少女,跳下去拉着小被被遮住自己。


当心情平静下去时,一眨眼的功夫,灵力就稳定了,切国也顺利恢复到成年人的样子。


因为亲的是小孩子时的切国,少女自己还没有太大感觉,但明显切国还记着,并且脸保持着红透了的样子,那是他慌忙的用手背抵住脸侧降温,也下不去的热度。


少女一转身,看见石切撑着门框对着她笑。


可是怎么笑的她有点渗的慌。


有种偷情被自家父亲逮个正着的感觉。


她看着石切笑的意味不明的点了点自己的脸。


???她看不懂的,真的。


——————————

一个有病又不正经的番外:论婶婶为什么总被现世的男朋友甩

http://chuzimudanting.lofter.com/post/1dcc3f5c_9e0eaac

————————————

完结yeah!!!!





评论 ( 23 )
热度 ( 238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