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我想故事的结局大多这样

鹤审。三日审

ooc

三日月抿口茶,喉结轻微滚动。他开口道:“还在写信?”

“嗯。”鹤淡淡的应一句,然后把写上几字的信纸揉皱了,卷成一团,随意向后一扔。纸团在半空中受到了什么阻碍,便闷闷的落了下来。

三日月没说什么,只是捡起落在长袖上的它,放到一边近满的纸篓里。

“今天用什么称呼呢?”小楷笔握在指节分明的手中,在一方砚台里蘸了蘸。鹤的声音轻的几近自言自语。“小宝贝?亲爱的?好像用过了...”

“我的爱人。”三日月放下茶杯,他看着杯中茶叶沉浮,眯着眼睛好像回想起什么。

“...挺不错的。”笔尖字迹汇聚成一缕墨香,鹤专注的写着。

“三日月,去看一下现在还有谁在了。”

他没动,只是感叹道:“每天醒过来,看到的人越来...

《神经病和精神病乍一听好像也没有什么差别》1⃣️

没错,我又开了个坑。私设刀剑发色眸色正常。ooc。数字请参照百度百科(话说那个是刀账号吗。想到谁写谁。

就是写着玩的,坑不坑看运气吧orz
——————————————————————————————————————————————

NO.003
着及其古旧的繁复狩衣的男人跪坐在医院及其简朴的铁架床上,笑眯眯的向我这边看来。 尽管没什么必要,但我还是习惯性将贴在他床尾的编号与我手中的文件夹对照了一下。

手指不经意间触上了铁夹,冷的和这间房间一样。

他没有说话,我知道他是在等着我每天的例行提问。

“名字。”疑问句硬生生的被我咬成肯定句。

“三日月宗近。”他毫不迟疑地回答。“天下五剑...

《关于幼体化梗我真是喜闻乐见》3⃣️

幼体化注意

1⃣️2⃣️篇的后续

OOC注意

欢迎指导批评 

———————————————————————————————————————————————

“咕...”好像有些奇怪的声响,少女低头看见小鹤球白皙的脸蛋泛上了粉红:“唔...我、我饿了。”

她笑了一下,也是,小鹤球跑着闹着,会饿了也不奇怪。她转头捏了捏小三明的脸蛋,柔声道:“你也想吃点什么吗?”

小三明揉揉肚子,想了想,然后优雅的摇摇头。

嘛,毕竟是付丧神,饿不饿自己应该是清楚的。少女一边一只手牵着小鹤球,一边抱着小三明便试着去厨房找光忠了。

光忠真的在厨房。刚看到这情形他也有些惊讶,在了解了事情经过后也就释然了。

他试着熬了一下加了白糖...

《关于幼体化梗我真是喜闻乐见》2⃣️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小孩子的声音甜兮兮软乎乎的,好像新鲜的枫糖浆。

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少女熟练的低头向下看去。

漂亮精致的好像精心制作的人偶一样的小孩子出现在视野。

三日月,三日月,阴历八月初三的月亮。

那是新月浮现的天下最美,即使目前只是孩童的模样,也是美的惊心动魄。

大抵是少女微怔的盯着他太久,小三明脸上泛起一丝薄红,轻轻的抬起手,连带着印有精美暗纹的袖子半掩着嘴,侧过了头。

尽管做出很冷静的样子,眼神却还在向这边偷偷打量。

好像是注意到了少女眼角泛红,小三明偏着头想了想,转了过来,踮着脚,向少女伸开胳膊,声音软糯:“要抱。”

眸子中新月浮现。

少女表示自己...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