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化妆品周边

我一定是脑子有坑

鹤丸

•大块白色烘焙高光,上脸微泛蓝光,显白

•高光浮雕是精致的鹤纹,有点舍不得用了

•搭配了一小条金色粗颗粒闪粉,可以用作眼影中部提亮

•自带了小眼影棒,不过买家普遍反应放置眼影棒的凹槽太浅,盒子又太紧,把高光盒扒开时,眼影棒会弹出来。

三日月

•蓝色唇蜜,透明玻璃管,握上去很有质感,握柄底端有一个小月亮

•虽然是蓝色,但是叠涂在任意口红上都能美到炸裂,带蓝色和少量金色细闪

•是非常遮唇纹,而且润唇效果也非常好,涂完会让人懊悔“为什么我不能自己亲自己的嘴唇...!”

•忍不住抿嘴

清光

•意料之中的正红指甲油,颜色美,显肤色,而且没有异味

•黑色瓶...

默不作声先盯个十分钟

鹤丸

•在第五分钟的时候开始发现异样,并且毫不掩饰的做出困惑的表情

•在思考一分钟后,瞥见四周没人,凑到你的耳边说悄悄话

•“你又把碗打碎啦,没关系,就说是我干的就行了。”

•最后开始反思是不是什么新的整蛊方式,然后觉得应该是一种游戏,开始和你一起互盯,还不带眨眼的那种

光忠

•在注意到你在看着他的时候,偷偷的整理了下衣领

•忍耐了五分钟之后去找了镜子,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紧张的问了三分钟的“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是我衣服脏了吗?”之类的问题

•你忍不住用了两分钟解释“不,没什么问题”、“是因为光忠太帅了才盯着的”

俱利

•开始往远距离的地方挪

•意识到你会蹭过...

没有会做饭的人,本丸里一天天都在吃什么东西


•出乎意料的白饭团
•不过只有外表看上去是白的
•跟本人一样
•吃饭跟玩俄罗斯转盘一样
•宝贝儿你知道哪个包着榴莲糖吗
•婶:宝贝榴不榴莲我倒是不介意,但是下次请务必把糖纸去了再包

婶婶
•泡面
•花式泡面
•客官您今天是要小鸡炖蘑菇还是老坛酸菜
•红烧牛肉谢谢
•狗带

药研
•方便面是垃圾食品
•真不符合我心中的健康营养饮食表
•婶:这就是你用板蓝根泡面的理由?


•茶泡饭
•原料和菜名一样,除了茶叶,白米饭,热水就没有其它东西了,盐都不放
•真•茶泡饭
•因为要泡茶,自我感觉良好的放了很少的水变成了,夹生饭
•婶:锻炼牙口(马式咀嚼(马式拒绝

俱利
•速食咖喱
•微波...

想给dalao递茶哦

想给dalao递茶哦 
鹤 
他举止随意,却处处从容不迫。于是你便知道阅历这个词,也是可以用渊博来描述的。 
 
他平静的打量着大厅,富丽堂皇,灯火通明,而他却轻飘飘一句“我不喜欢又小又暗的地方,砸了吧。” 
 
你立刻就恍然大悟,在时间的流逝中,任何事物都会被侵蚀到崩坏坍塌。 
 
如果你没在他的笑容里领会到他只是无聊找个茬就更好了。

一期 
青年坐在椅子的三分之二处,后背没有靠在椅背上仍挺的笔直。他似乎精通所有的礼仪,良好的教养使他的一举一动完美的找不出瑕疵。 
 ...

念小拳拳和娇喘


非常短
ooc
两个都是图片上有字,需要语音照着念。一个是人家要用小拳拳锤你胸口使劲卖萌的,一个是念出来是娇喘的

两张图,选一个

药研藤四郎

因为最后附了一句“想看不一样的药研”所以拿定了他会念撒娇的那个版本。

手机那头似乎是犹豫了很久的样子。

最终念了小拳拳。

少见的声音中有些羞涩。

对于颜文字要不要念出来非常疑惑。

对于人家两个字有些纠结,从语音中听到他“嗯...”的沉吟许久。

磁性的声音非常迷人。

因为自己说了他不够萌的原因,他又发来第二段语音。

我点开,然后毫无准备的听到低音炮喵呜喵呜的学着猫叫。


鹤丸国永

很爽快的两张都念了。

卖萌的那句语音背景音有些...

关于我的老师们的故事③

写写一些我觉得有意思的事

中文梗注意

ooc崩坏

物理老师石切

数学老师老实说他一向是慢腾腾的样子,可那天在考试前,他难得精神澎湃的给我们鼓劲。

“加油!物理一定是爹!”

因为太激动...“第一”两个字连起来读了。

跟在后面的三日月老师冷冷的接了一句:“如果物理是爹,那么语文就是爷爷。”


语文老师三日月 

语文老师莺

化学老师鹤

历史老师一期

“同学。”

一只手摁在我的桌子上,我茫然的顺着对方线条流畅的胳膊向上望,然后正对上三日月老师那张堪称杀器的脸。

他朝我笑,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

三日月老师见我盯着他,另一只手点了点自己的眼睛边框。

“同学...

非自动化套用格式


科幻要素注意
鹤x婶
ooc

今天又加班了,少女叹口气,虽说机器能解决大部分实际问题,但对编程这种工作真的是毫无用武之地。

如果说软件可以被允许拥有自主思维,那么编程无疑是在创造生命,这绝对是不会被允许的。

“啊...文件落办公室了。”

打个响指,空间开始扭曲。移动结束,当少女再次睁开眼的时候...

一把刀横在她的脖颈上。

罪魁祸首悠然的坐在椅子上,向她挥了挥手打招呼,“哟,你好啊,吓到你了吗...等等,别报警啊...”

看他有些讨好的双手合十,做出求饶的动作,那把刀也随机化作光点消失了,少女想了想,放下了捏住胸牌上报警器的手。

“私藏武器是要犯法的。名字?”少女说着,手指触向离自...

占有欲

鹤婶和三日婶
讲述审神者占有欲的那些事

走过转角,便见他蓝色衣袍。

三日月捧着茶杯,视线相触时,他向着少女轻轻颔首致意。

她牵着短刀的小手,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短刀一些琐碎的事,眼神却早已掩饰不住少女的那点小心思,偷偷溜到了端坐着的他的身边。

三日月宗近,天下五剑中的最美。即便是普通的端起茶杯,轻啜一口,举手投足间就不经意的流露出平安时代贵公子的气质。

像是注意到了她有些炽热的目光,三日月对着少女礼貌的微笑。

她忍不住捧住脸,好像指尖的微凉能够减缓她脸上的热度一样。

“三日月,要来玩个游戏吗?”她向着三日月招了招手,早已准备好的微笑蔓延上少女的唇。“蒙上眼睛,然后来找我们,怎么样。”

“小姑娘果然还是孩子心性啊。...

劫后



HE   OOC   



“鹤啊,是否我努力的将你们的存在当作同类来看待,但是内心中却仍存芥蒂?   


“就算折断了一把,也可以重新锻造。相同的模样却遗失记忆...或者说根本就没有经历过,我连解释、连寻找一个借口都不需要。   


鹤转过身,听着少女平淡的像是述说故事一样的口气继续讲下去。   


“我之前想过,在输入地...

劫后

我现在都不敢说我写的是个黑暗本丸了🙂

跟我默念本文主cp是鹤审


“鹤丸国永。”少女低着头一刻不停的向外走。


该说幸好还记得没把他落下吗,鹤一边想着这种可能性一边应到,“我在。”


“我有点生气,三日月叫什么宗近,为什么不叫油盐不进。”她气呼呼的深吸一口气。


“好好。”不管她最后是什么选择,鹤绝对是无条件支持。


传送门的位置是固定的,他俩很快就走到门前。“这个本丸,一点家的感觉都没有。这可是我以后要住的地方啊。”少女的手指熟练的在台面上操作。


鹤松口气,知道少女已经是接管了这里。他不慌不忙的往下问,“所以呢?”


“...所以就先去万屋买点日用品啦,你哪...

1 / 4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