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没有会做饭的人,本丸里一天天都在吃什么东西


•出乎意料的白饭团
•不过只有外表看上去是白的
•跟本人一样
•吃饭跟玩俄罗斯转盘一样
•宝贝儿你知道哪个包着榴莲糖吗
•婶:宝贝榴不榴莲我倒是不介意,但是下次请务必把糖纸去了再包

婶婶
•泡面
•花式泡面
•客官您今天是要小鸡炖蘑菇还是老坛酸菜
•红烧牛肉谢谢
•狗带

药研
•方便面是垃圾食品
•真不符合我心中的健康营养饮食表
•婶:这就是你用板蓝根泡面的理由?


•茶泡饭
•原料和菜名一样,除了茶叶,白米饭,热水就没有其它东西了,盐都不放
•真•茶泡饭
•因为要泡茶,自我感觉良好的放了很少的水变成了,夹生饭
•婶:锻炼牙口(马式咀嚼(马式拒绝

俱利
•速食咖喱
•微波...

烧起来吧

鹤丸一期婶ooc

一个三角恋结果都喝醉了搞成3p的故事

我本来是想好好写篇肉,结果写着写着硬生生给自己逗乐了...笑点太低,一笑就没有啥写肉的气氛了。

前面两千字是废话

链接


备份


捏脸


没有啥关于皮肤的描写,就是一些小故事
ooc

鹤丸国永

•看见鹤的时候他在内番,蹲在地上检查植物长势

•所以说我刚才挨个屋顶翻去找他有什么意义

•鹤内心:呼,幸好在主找过来之前结束了偷懒

•他太瘦了脸捏不起来变成摸脸了

•我的手心乎在他脸上,他仰着头,嘴微张,我们两个人视线交接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嗯...抱歉我是想摸你那个绒球的,我摸错地了。”

•人在急切的想摆脱尴尬气氛的时候,是什么烂理由都想得出来

•我弯下腰手放在他前胸上

•还熟练的揉了一把

•“主,吓到我了,我穿的可是内番服。”


龟甲

•摸龟甲的脸需要勇气。

•真的

•我隔老远就把手举起来准备...

刀男衣服试穿记录


鹤丸国永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穿V领,因为肩宽不够,只要肩膀往内收一下,好了,我上半身白穿了

•这么好脱为什么鹤丸真剑这么难

•金属链子有一定重量,于是压的羽织也往下掉,不过走路的时候链子碰撞哗啦哗啦的声音还挺好听的

•我要是把链子卸了鹤丸隐蔽数值能加点吗

•我走着走着就得用小臂压住往下滑的里衣外衣,要不上身什么都遮不住

•后来发现原来有绳子固定的,虽然外衣依旧会往外张,但是好歹里衣会服帖一些。但是鹤丸没给我系,我怀疑他是故意的

•鹤丸告诉我腰封往上系些,这样显腿长

•增高鞋

•胸前的绒球我一薅就会掉毛,一薅一把,三把薅光

“穿白的好显黑,有什么美白的方法吗。”

“嗯...

100%炮友三十题(不够三十)

点我走链接

备用微博链接

原题来源我的铃堡,非常感谢授权


以前都是被设置成自己可见,第一次被乐乎直接删

哇塞这样都被查水表我以后还写个毛线

无fuck说

抱歉之前评论无法回复...

想给dalao递茶哦

想给dalao递茶哦 
鹤 
他举止随意,却处处从容不迫。于是你便知道阅历这个词,也是可以用渊博来描述的。 
 
他平静的打量着大厅,富丽堂皇,灯火通明,而他却轻飘飘一句“我不喜欢又小又暗的地方,砸了吧。” 
 
你立刻就恍然大悟,在时间的流逝中,任何事物都会被侵蚀到崩坏坍塌。 
 
如果你没在他的笑容里领会到他只是无聊找个茬就更好了。

一期 
青年坐在椅子的三分之二处,后背没有靠在椅背上仍挺的笔直。他似乎精通所有的礼仪,良好的教养使他的一举一动完美的找不出瑕疵。 
 ...

念小拳拳和娇喘


非常短
ooc
两个都是图片上有字,需要语音照着念。一个是人家要用小拳拳锤你胸口使劲卖萌的,一个是念出来是娇喘的

两张图,选一个

药研藤四郎

因为最后附了一句“想看不一样的药研”所以拿定了他会念撒娇的那个版本。

手机那头似乎是犹豫了很久的样子。

最终念了小拳拳。

少见的声音中有些羞涩。

对于颜文字要不要念出来非常疑惑。

对于人家两个字有些纠结,从语音中听到他“嗯...”的沉吟许久。

磁性的声音非常迷人。

因为自己说了他不够萌的原因,他又发来第二段语音。

我点开,然后毫无准备的听到低音炮喵呜喵呜的学着猫叫。


鹤丸国永

很爽快的两张都念了。

卖萌的那句语音背景音有些...

关于我的老师们的故事③

写写一些我觉得有意思的事

中文梗注意

ooc崩坏

物理老师石切

数学老师老实说他一向是慢腾腾的样子,可那天在考试前,他难得精神澎湃的给我们鼓劲。

“加油!物理一定是爹!”

因为太激动...“第一”两个字连起来读了。

跟在后面的三日月老师冷冷的接了一句:“如果物理是爹,那么语文就是爷爷。”


语文老师三日月 

语文老师莺

化学老师鹤

历史老师一期

“同学。”

一只手摁在我的桌子上,我茫然的顺着对方线条流畅的胳膊向上望,然后正对上三日月老师那张堪称杀器的脸。

他朝我笑,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

三日月老师见我盯着他,另一只手点了点自己的眼睛边框。

“同学...

一千零一夜的梦

游艇,豪华巨轮,他是服务生,端着香槟酒轻松穿过喧闹的人群。舞曲,纷沓脚步,海浪沉稳的翻滚,好像是厚重的呼唤在酝酿着。

鹤被慌张又急促的身影撞到侧肩,身形不禁一个趔趄,但还是训练有素的试图稳住盘中高脚酒杯。杯子晃晃悠悠的像是浪中一舟,在铃铛晃动一样的清脆碰撞之后,他淡然的看着酒液洒落应侍服上。

是哪个人为生活所迫干起这等勾当,被发现也是理所应当。

然后景物散落,翩翩如纸灰,鹤转过身,黑西装的便衣警察被口罩遮住面颊,握住手枪,用了然的,带着怜悯的眼神看着鹤。

然后,扳机声响,对方黑洞洞的枪口直指着鹤。

血花绽开在左胸口,悠悠掩盖了香槟沾湿的地方。

认错人了。

鹤倒下去的时候在想。...

我的下属好帅我好想追他怎么办


很短的论坛体

鹤婶

【楼主】lL我审

如题,想追,想潜规则

2L烛台忍者

哇塞够劲爆,等火。 @ 就不能跪下来好好听我道歉吗

3L就不能跪下来好好听我道歉吗

怎么又@我,不过就是那个老板喜欢上小秘书的短裙丝袜...等等,他???男的???

我快速浏览一遍回复,“短裙丝袜”两个字吸引了我的目光。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一个一米七七的大男人穿的像个要勾引上司上位的女人一样,啊,不行,我要憋住笑。

以鹤丸比较闹腾为了方便监督他的名义,把他的办公桌掉到了挨近我办公室的地方,因为办公室朝内的一面都是玻璃制作,我得以在上班时间还能光明正大的发花痴。

手指落在键盘上,我熟练的敲出回复...

1 / 8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