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没有会做饭的人,本丸里一天天都在吃什么东西


•出乎意料的白饭团
•不过只有外表看上去是白的
•跟本人一样
•吃饭跟玩俄罗斯转盘一样
•宝贝儿你知道哪个包着榴莲糖吗
•婶:宝贝榴不榴莲我倒是不介意,但是下次请务必把糖纸去了再包

婶婶
•泡面
•花式泡面
•客官您今天是要小鸡炖蘑菇还是老坛酸菜
•红烧牛肉谢谢
•狗带

药研
•方便面是垃圾食品
•真不符合我心中的健康营养饮食表
•婶:这就是你用板蓝根泡面的理由?


•茶泡饭
•原料和菜名一样,除了茶叶,白米饭,热水就没有其它东西了,盐都不放
•真•茶泡饭
•因为要泡茶,自我感觉良好的放了很少的水变成了,夹生饭
•婶:锻炼牙口(马式咀嚼(马式拒绝

俱利
•速食咖喱
•微波...

捏脸


没有啥关于皮肤的描写,就是一些小故事
ooc

鹤丸国永

•看见鹤的时候他在内番,蹲在地上检查植物长势

•所以说我刚才挨个屋顶翻去找他有什么意义

•鹤内心:呼,幸好在主找过来之前结束了偷懒

•他太瘦了脸捏不起来变成摸脸了

•我的手心乎在他脸上,他仰着头,嘴微张,我们两个人视线交接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嗯...抱歉我是想摸你那个绒球的,我摸错地了。”

•人在急切的想摆脱尴尬气氛的时候,是什么烂理由都想得出来

•我弯下腰手放在他前胸上

•还熟练的揉了一把

•“主,吓到我了,我穿的可是内番服。”


龟甲

•摸龟甲的脸需要勇气。

•真的

•我隔老远就把手举起来准备...

想给dalao递茶哦

想给dalao递茶哦 
鹤 
他举止随意,却处处从容不迫。于是你便知道阅历这个词,也是可以用渊博来描述的。 
 
他平静的打量着大厅,富丽堂皇,灯火通明,而他却轻飘飘一句“我不喜欢又小又暗的地方,砸了吧。” 
 
你立刻就恍然大悟,在时间的流逝中,任何事物都会被侵蚀到崩坏坍塌。 
 
如果你没在他的笑容里领会到他只是无聊找个茬就更好了。

一期 
青年坐在椅子的三分之二处,后背没有靠在椅背上仍挺的笔直。他似乎精通所有的礼仪,良好的教养使他的一举一动完美的找不出瑕疵。 
 ...

念小拳拳和娇喘


非常短
ooc
两个都是图片上有字,需要语音照着念。一个是人家要用小拳拳锤你胸口使劲卖萌的,一个是念出来是娇喘的

两张图,选一个

药研藤四郎

因为最后附了一句“想看不一样的药研”所以拿定了他会念撒娇的那个版本。

手机那头似乎是犹豫了很久的样子。

最终念了小拳拳。

少见的声音中有些羞涩。

对于颜文字要不要念出来非常疑惑。

对于人家两个字有些纠结,从语音中听到他“嗯...”的沉吟许久。

磁性的声音非常迷人。

因为自己说了他不够萌的原因,他又发来第二段语音。

我点开,然后毫无准备的听到低音炮喵呜喵呜的学着猫叫。


鹤丸国永

很爽快的两张都念了。

卖萌的那句语音背景音有些...

关于我的老师们的故事③

写写一些我觉得有意思的事

中文梗注意

ooc崩坏

物理老师石切

数学老师老实说他一向是慢腾腾的样子,可那天在考试前,他难得精神澎湃的给我们鼓劲。

“加油!物理一定是爹!”

因为太激动...“第一”两个字连起来读了。

跟在后面的三日月老师冷冷的接了一句:“如果物理是爹,那么语文就是爷爷。”


语文老师三日月 

语文老师莺

化学老师鹤

历史老师一期

“同学。”

一只手摁在我的桌子上,我茫然的顺着对方线条流畅的胳膊向上望,然后正对上三日月老师那张堪称杀器的脸。

他朝我笑,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

三日月老师见我盯着他,另一只手点了点自己的眼睛边框。

“同学...

一千零一夜的梦

游艇,豪华巨轮,他是服务生,端着香槟酒轻松穿过喧闹的人群。舞曲,纷沓脚步,海浪沉稳的翻滚,好像是厚重的呼唤在酝酿着。

鹤被慌张又急促的身影撞到侧肩,身形不禁一个趔趄,但还是训练有素的试图稳住盘中高脚酒杯。杯子晃晃悠悠的像是浪中一舟,在铃铛晃动一样的清脆碰撞之后,他淡然的看着酒液洒落应侍服上。

是哪个人为生活所迫干起这等勾当,被发现也是理所应当。

然后景物散落,翩翩如纸灰,鹤转过身,黑西装的便衣警察被口罩遮住面颊,握住手枪,用了然的,带着怜悯的眼神看着鹤。

然后,扳机声响,对方黑洞洞的枪口直指着鹤。

血花绽开在左胸口,悠悠掩盖了香槟沾湿的地方。

认错人了。

鹤倒下去的时候在想。...

我的下属好帅我好想追他怎么办


很短的论坛体

鹤婶

【楼主】lL我审

如题,想追,想潜规则

2L烛台忍者

哇塞够劲爆,等火。 @ 就不能跪下来好好听我道歉吗

3L就不能跪下来好好听我道歉吗

怎么又@我,不过就是那个老板喜欢上小秘书的短裙丝袜...等等,他???男的???

我快速浏览一遍回复,“短裙丝袜”两个字吸引了我的目光。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一个一米七七的大男人穿的像个要勾引上司上位的女人一样,啊,不行,我要憋住笑。

以鹤丸比较闹腾为了方便监督他的名义,把他的办公桌掉到了挨近我办公室的地方,因为办公室朝内的一面都是玻璃制作,我得以在上班时间还能光明正大的发花痴。

手指落在键盘上,我熟练的敲出回复...

大将您啥时候才能感觉到我在吃醋呢?

药婶
ooc
《劫后》相关
可以单独阅读
不与劫后相冲突,这里只是药研的视角。
伪守夜,哪天写真的吧

这个本丸有个不成文的规矩。

守夜。

鹤丸提出来的,三日月赞同。

作为第四把来到这里得的刀,并非给他留有了选择的余地。况且他也没有前两位的威信。

不过药研从未有过反对的意思。

刀嘛,战场上就好好作战,回来就好好守护主人。

对于他们付丧神来说,这种信念可不是单单一句常识就能解释的了的人。千百年间,刀剑们只做了这两件事。药研有时也想过,是否存在着生来桀骜不驯的刀,但最终却在时光中磨平了棱角?

或许有些大逆不道了。

雪纷纷,周围满是夜的痕迹,他却仍能清晰看清那种像盐像糖的白。

本丸的天气向来...

非自动化套用格式


科幻要素注意
鹤x婶
ooc

今天又加班了,少女叹口气,虽说机器能解决大部分实际问题,但对编程这种工作真的是毫无用武之地。

如果说软件可以被允许拥有自主思维,那么编程无疑是在创造生命,这绝对是不会被允许的。

“啊...文件落办公室了。”

打个响指,空间开始扭曲。移动结束,当少女再次睁开眼的时候...

一把刀横在她的脖颈上。

罪魁祸首悠然的坐在椅子上,向她挥了挥手打招呼,“哟,你好啊,吓到你了吗...等等,别报警啊...”

看他有些讨好的双手合十,做出求饶的动作,那把刀也随机化作光点消失了,少女想了想,放下了捏住胸牌上报警器的手。

“私藏武器是要犯法的。名字?”少女说着,手指触向离自...

占有欲

鹤婶和三日婶
讲述审神者占有欲的那些事

走过转角,便见他蓝色衣袍。

三日月捧着茶杯,视线相触时,他向着少女轻轻颔首致意。

她牵着短刀的小手,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短刀一些琐碎的事,眼神却早已掩饰不住少女的那点小心思,偷偷溜到了端坐着的他的身边。

三日月宗近,天下五剑中的最美。即便是普通的端起茶杯,轻啜一口,举手投足间就不经意的流露出平安时代贵公子的气质。

像是注意到了她有些炽热的目光,三日月对着少女礼貌的微笑。

她忍不住捧住脸,好像指尖的微凉能够减缓她脸上的热度一样。

“三日月,要来玩个游戏吗?”她向着三日月招了招手,早已准备好的微笑蔓延上少女的唇。“蒙上眼睛,然后来找我们,怎么样。”

“小姑娘果然还是孩子心性啊。...

1 / 6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