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蜂蜜蛋糕

应该是奶油蛋糕的后续吧x


一期婶


ooc


说起来,他的名字念出声的时候,当嘴唇一张一合相互柔软的触碰,唇齿间似乎弥漫着甜甜的,草莓味的香气,在空气里散溢开来,但事实上他本人对甜食倒不甚感兴趣。


继上次几乎狼狈的被审神者塞了一嘴奶油之后,一期现在对甜食的反应更加剧烈了。说是讨厌有点过分,不过已经到了看到审神者和甜食共处就点想逃走的地步。


“您...稍微收敛一点吧。”窗户大开着,空气里仍是弥漫着一股甜味,对于少女来说能理解这是蜂蜜的香气,对一期可就是有点白糖兑水的纯度了。一期忖度着怎么能劝劝少女少摄入点糖分,但毕竟以人类的角度少女也是个成年人,讨厌连环夺命...

写我和老师们的故事时,设想的鹤丸老师是这样的

(链子手残放弃了)

鹤丸花式脱衣

ooc!


part1


鹤丸手肘倚在桌子上撑着头,整个身子俯下去用一种仰视的角度看着少女,问她要不要来一发。


鸡尾酒绚丽的颜色在高脚杯里摇晃,舞台摇滚乐疯狂的震耳欲聋。


鹤丸穿的白T恤很宽松又不是很长,以少女那个角度,能轻松看到锁骨下更往里面的肌肤,与裤腰上方的腰窝。他身材到真的是很好,腰细到令她都要有些嫉妒的程度了。


他似乎是注意到少女的眼神,往自己身上瞥了一眼便笑了起来。鹤丸细瘦的手指捏着衣服一角往上撩。


纯白的衣服被酒吧画画绿绿的灯光染成彩色。


他干脆咬着衣服下摆,空出双手从上到下细细抚摸自己的身体,嘴里含糊不清的问着她是否...

h态乘以二


自行车,勿打卡


为了开车,慎入


公车痴汉鹤x莫名享受婶(我这什么形容词

月饼和你


试着画了,别打我hhhh


窝藏一本丸的暗堕刀判多少年,在线等,急

暗堕外貌有些许溯行军化注意


少女听见狐之助嘴里一开一合的蹦出“例行检查”这四个字的时候眼前一晕,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身手利落的拎着狐狸的后颈皮,把它从窗户外扔了出去。狐之助最后气喘吁吁的又爬了遍楼上来,少女捋着摸着喘息到发抖的狐狸的毛,还没想到搪塞政府的方法。


毕竟她本丸里窝藏暗堕刀啊。


作为接手黑本的审神者,一开始她的确是以找到机会尽快刀解他们为目的,不过意外的相处很融洽,于是就这样半隐瞒的解决了她的任务,很平静的生活下去...偏偏政府要搞上门检察,到底这件事是要暴露了。


少女回到本丸,进到书房里一屁股坐下开始唉声叹气。药研坐在一堆公文里抬...

痴汉婶真可爱啊是吧

“鹤丸!抬头笑一下!”少女拎着一个小型家用摄像机,一只手向着鹤丸挥了挥。


田当番的鹤丸放下锄头,抬起头将好奇的视线投向少女那边。


于是摄像机开始工作,镜头里的鹤丸用手背擦了下额头的汗,几缕发丝粘着在脸侧。背景里的阳光充足,照着白衣的青年那么美好。随着镜头拉近,连他发丝边缘被光线模糊的一圈都柔和开来,随着他牵起的嘴角,连同眯起的灿烂金眸一起化作这白日里的温暖阳光了。


廊下风铃声清脆悦耳的叮当响,池塘里养着的鲤鱼怡然不动,水面上又浮上来一个泡泡。


鹤丸看着少女手里他从没见过的灰黑色小方块,眨了眨眼打量了一下,便对少女发问:“这是什么?”...


白切黑进行时③

本章长谷部x婶要素居多


半夜醒了,我爬起来去找点吃的。路过大厅的时候,看见里面居然还有光亮。


我刚拉开门,就听见鹤丸一大声惨叫,反倒给我吓够呛。


鹤丸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胸口顺气,扭过头抱怨道:“你干嘛啊,真是吓到我了。”


“我说你们这是干嘛呢?”我心里默念我要拿出比枪爹还狠的气势,深吸了口气,然后反吼了一句,“大半夜不睡点什么蜡烛啊,不知道本丸木质结构吗?”


一期跪坐在地上,反应甚快的如同我小学上课发言那样规规矩矩的举手,一句“我退出”脱口而出。


旁边盘腿坐着的药研是房间里唯一的一把短刀,他看着我露出了我群演打钱的微妙表情,然后说了句“我实验记录没...

默不作声先盯个十分钟

鹤丸

•在第五分钟的时候开始发现异样,并且毫不掩饰的做出困惑的表情

•在思考一分钟后,瞥见四周没人,凑到你的耳边说悄悄话

•“你又把碗打碎啦,没关系,就说是我干的就行了。”

•最后开始反思是不是什么新的整蛊方式,然后觉得应该是一种游戏,开始和你一起互盯,还不带眨眼的那种

光忠

•在注意到你在看着他的时候,偷偷的整理了下衣领

•忍耐了五分钟之后去找了镜子,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紧张的问了三分钟的“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是我衣服脏了吗?”之类的问题

•你忍不住用了两分钟解释“不,没什么问题”、“是因为光忠太帅了才盯着的”

俱利

•开始往远距离的地方挪

•意识到你会蹭过...

我亲爱的长谷部先生

非车,肉渣

ooc


抽空去了趟现世,结果耽搁了很久,回本丸时是隔了几天后的晚上。刚拉开大门,就看见长谷部跪坐在正门口路中间,表情很幽怨的看着我。


啊,当天长谷部远征去了,所以没有向他道别,是因为这个事情吗。


我眨了眨眼,觉得他在生没边的气,我可不能惯着他,因为我不习惯身后跟着个小尾巴。在我绕过继续走的时候,很突兀的听见刀出鞘的尖锐摩擦声。长谷部是不可能对我出刀的,我很相信这点,所以我只是很疑惑的转过身看他要做什么。


月色很淡,不过锋利的金属还是尽职尽责的反射着银光,长谷部只是将刀身抽出来一半截仔细对着光观察,白手套包裹的手指还触碰了下刃尖,看得我都怕他割到...

1 / 11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