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100%炮友三十题(不够三十)

点我走链接

备用微博链接

原题来源我的铃堡,非常感谢授权


以前都是被设置成自己可见,第一次被乐乎直接删

哇塞这样都被查水表我以后还写个毛线

无fuck说

抱歉之前评论无法回复...

非自动化套用格式


科幻要素注意
鹤x婶
ooc

今天又加班了,少女叹口气,虽说机器能解决大部分实际问题,但对编程这种工作真的是毫无用武之地。

如果说软件可以被允许拥有自主思维,那么编程无疑是在创造生命,这绝对是不会被允许的。

“啊...文件落办公室了。”

打个响指,空间开始扭曲。移动结束,当少女再次睁开眼的时候...

一把刀横在她的脖颈上。

罪魁祸首悠然的坐在椅子上,向她挥了挥手打招呼,“哟,你好啊,吓到你了吗...等等,别报警啊...”

看他有些讨好的双手合十,做出求饶的动作,那把刀也随机化作光点消失了,少女想了想,放下了捏住胸牌上报警器的手。

“私藏武器是要犯法的。名字?”少女说着,手指触向离自...

你大概是没见过这么欢乐的失忆梗

其实锻到鹤丸国永这把刀少女的内心是拒绝的。 


按道理说一把太刀可以给这个本丸增加不少战力,但是少女一向拖沓,虽说不是毫无干劲,但是她并不急于推图。 


比起单纯的收集刀剑,她更倾向于随遇而安。 


所以现在就遇到了麻烦。 


据说这把刀可是超级擅长恶作剧耶,少女虽说无论是热闹还是冷清都完全适应的来,但是总归是希望生活是平静的。思虑再三,却总觉得贸然放置play的话对这把刀也不公平。 


少女皱起的眉舒缓下,手指覆于刀鞘,灵力顺着指尖,仿佛水流一样拂过白色的太刀。突兀的出现在樱花雨中的他轻微点头向他的新主人行礼,然后随意抬起...

*论爱情

又给我屏蔽了

鹤婶车

加长的

怎么,又搬回来了。”语气中满是不耐。对方一手揉了揉太阳穴,另一只手摸索着拉开柜子,把鹤的枕头扔给他。

鹤漫不经心的靠在门口,听见声音便转头看他,顺便一把拽住正对他面门的枕头,毫不在乎的开口:“我把她的那个玩具熊给扔了,晚上她只要抱着我就足够了。”

“然后她就把我枕头给撇了...”鹤耸耸肩:“所以我就只好自己来拿个喽。”

“那就赶紧给我撤”他抬起脚给鹤踹出去,然后用力和上门。

鹤被关在门外,习以为常的看着门上挂着的太刀室的牌子因为对方用力过猛而显得摇摇欲坠。他也不甚在意,大咧咧扭头就走。

“还留着灯啊。”鹤蹲在房外揪花瓣揪树叶问她到底原不原谅我,终于...

关于我家的婶

反正简单粗暴的一个是「少女」一个是「我」

分别写了在同一个情景下我的两个婶

ooc明明鹤是搞笑役,但是我怎么写长谷部的时候好想乐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关于十连发130

第十次,牌子上不变的130。 鹤点了点头,淡定的从袖子里掏出不知何时从烛台切那里顺出来的洗面奶。他听着少女在洗掉一层皮之前绝对不踏入锻刀室一步的决心,长吁一口气:“不行,刀匠他还是个孩子,不能动手不能动手。”

长谷部哭着死命抱着我的腰,阻止我迈向火炉中的步伐。

我笑笑,偏过头拍了拍他的肩,这么轻松潇洒的动作却因为他的武装咯的我手生疼。

哦,没什么了,我已经...

关于洗衣服染色这件事

烛台切还没来的时候,把鹤的衣服和国俊的一起扔到了洗衣机。


鹤的拇指和食指捏起自己外套的一角,看向少女的方向扬了扬眉。


“咳、咳...”少女清了清嗓子,目光不自然的投向角落:“.对不起啦。”


鹤松开手,走向她,衣服掉落在他的身后,在木盆上发出一声轻响。


“没关系,这可是个完美的大惊吓呀。”鹤凑的极近,少女屏着呼吸目光游离。


“看着我。”鹤的声线很稳。


少女乖顺的仰着头,正好撞进了他带着笑意的目光中。


鹤开口,眸子眯成了弯月。“就这么喜欢看见鹤染成红色吗?”


少女张口,好想要辩解什么。鹤在这时手指摸上了她的腰,顺着她微张的唇吻了上去,毫不费力的侵入。...

约定的HE结局

有点牵强,所以另起一篇。 前篇戳我

—————————————————

刺耳的声音突兀的划破夜幕,那辆车后面拖出一条刹车的痕迹。

当少女伴随着耳畔的嗡鸣声醒来时,断断续续听到周围人隐约的说话声。

“真可怜啊。”

“是啊是啊...”

“还这么年轻,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但是这对她来说一点也不重要了。

因为...

在前方无际的黑暗中,那纯白色的青年,笑着向她伸出了手。

“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哦...”

青年的声音温润清亮。

—他和她都遵守了约定。

—————

其实鹤是故意让车撞向她的

约定

偶尔也想写写老梗 
短ooc
————— 
“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哦”少女转过身看向他,细碎的阳光轻柔的穿过她的发丝。她笑面灿烂,两人的小指相勾。 
 
——— 
 
鹤看着少女与别人谈笑后,转身走进了房间,他也跟着少女趋步趋移。 
 
她现在就是他存在的唯一意义。 
 
少女从角落里翻出一把模型刀,抱膝坐了下去。她后背紧贴这空白的墙面,好像那片冰冷能给予她庇护似的。 
 
少女一改之前明媚的模样,她双手紧握着白色极有金属光泽的刀鞘。尽管低着头,捂住双唇,但少女却仍然抑制不住低低的啜泣声。 
 ...

鹤审《此情即为白》2⃣️


感觉有点慢热

第一人称写上瘾了

其实我挺喜欢写生活细节

OOC,欢迎指导批评

—————————————————————————————————————————
我解开巫女服上有些繁复的带子,拿起上一次准备在门口的服装,去厕所换上,看着鹤丸憋在房间里好像还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耸了耸肩,把巫女服扔在沙发上就下了楼。

再上楼时,便看见鹤丸换好了衣服,难得乖巧的好好坐在沙发上,身边整齐的叠放着换下的衣物。他听到声响,偏过头朝着我挤了点眼泪,声音幽怨,“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有人了。”

我没理他,瞥了一眼电视屏幕。好吗,普法栏目剧「丈夫离家迟迟未归为那般」。

我一袋薯片就扔他脸上了。

鹤丸笑嘻嘻的接过,...

《关于幼体化梗我真是喜闻乐见》3⃣️

幼体化注意

1⃣️2⃣️篇的后续

OOC注意

欢迎指导批评 

———————————————————————————————————————————————

“咕...”好像有些奇怪的声响,少女低头看见小鹤球白皙的脸蛋泛上了粉红:“唔...我、我饿了。”

她笑了一下,也是,小鹤球跑着闹着,会饿了也不奇怪。她转头捏了捏小三明的脸蛋,柔声道:“你也想吃点什么吗?”

小三明揉揉肚子,想了想,然后优雅的摇摇头。

嘛,毕竟是付丧神,饿不饿自己应该是清楚的。少女一边一只手牵着小鹤球,一边抱着小三明便试着去厨房找光忠了。

光忠真的在厨房。刚看到这情形他也有些惊讶,在了解了事情经过后也就释然了。

他试着熬了一下加了白糖...

1 / 2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