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战损&战斗妄想

鹤丸的衣襟大敞开来,刀痕泛着血从他右肩一直延伸至肋骨下方。



他张着嘴用力的喘息。因为鹤过于消瘦的体型,呼吸时连肋骨的扩张都清晰可见。



伤势再加上过长时间的缠斗让他身体有些脱力,但只要这刀还握在他手里,他就不会停止再次冲锋陷阵的步伐。



“太慢啦太慢啦。”鹤的眼神凌厉,反手出刀,再刀刃折射出银光之后,体型壮硕的溯行军应声倒下。



鹤习惯性的抖了抖刀刃上并不存在的血迹,持刀在空中谢幕般优雅的划过半弧,收刀入鞘。



胜利是属于那染上了红与白的鹤的。







青年大半个身子已经被鲜血浸透了,军装的深蓝色布料几乎要染成黑色。



一期松开捂住伤口的右手,湿掉的白手套黏着手心,他干脆脱掉后,重新持刀对上对面溯行军。



他蜜色的眸子在血液的洗礼下明亮的如同能烧灼一切的火光。



只要他还能站起来,这胜利,就不会拱手相让。



尽管失去了那些记忆,可他也不仅仅只是做个粟田口家温文尔雅的长兄,他还是那把天下唯一、天下一振!



这名字是他的骄傲!



“一期一振,参上!”






疾跑再加上短刀惊人的弹跳能力 可以使药研轻巧的游走于屋顶青瓦之上,左臂深可见骨的刀伤无疑是限制了他的行动,几乎是每迈出一步都会感受到伤口撕裂牵扯所导致的巨大疼痛。



身后敌军还在追赶,咆哮声近在咫尺。药研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保持着镇静,丰富的战斗经验让他脑内迅速生成如何才能最有效的杀敌方法。



调虎离山,再然后...逐个击破...!



伤口被匆忙用布带束上,药研用刀割断长出来的绷带,同时不断侧过头,用余光看着溯行军动向。



...时机到了!



他猛地转身冲刺,这一次,是背水一战。



瞳孔收缩,连血液都跟着沸腾起来。



“连刀柄都贯穿进去了!”压低的声音忍不住从喉咙里溢出,溯行军因为惯性的原因正撞上他的刀尖。



血液飞溅出来,只感觉热乎乎的液体喷洒出来,模糊了视线,然后又随着溯行军的灭亡而消失。



黑手套沾了血却看不出来,此时抹去汗水时倒是给额上蹭上了抹妖艳的红。




评论 ( 10 )
热度 ( 124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