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奶狗or狼狗?

短段子

奶狗长谷部,喜欢帮你取快递,拿外卖。喊一声就爪子打着滑的跑步过来报道,有时刹不住闸一头撞在门上,坐在地上眨眨眼睛缓了一会,又像是完全不痛一样跑到你身边待命。

如果冬天的时候可以睡在主人的脚旁边,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其实你很想在不热的晚上抱着他睡觉,但是当他把头拱进你怀里,尾巴就连着不停的摇了一晚上。

怎么办,和你在一起,他就是想摇尾巴。






狼狗长谷部,超凶。

尾巴圈住你,别人多看一眼,立马露出尖锐的爪牙,喉咙里朝着那人不善的低吼。

还好,你只要拽一下狗链,摸摸脑袋,他立马收敛,头乖乖的蹭你的小腿。只不过回家就睡在你床上,喝你杯子里的水,把你的周围都染上他的味道。你觉得他乱吃醋好笑,又拍了拍他的脑袋。

他咬着床单委屈的呜呜的叫。

仔细想想,能管住他的人只有你了。









奶狗的三日月任凭你搓扁揉圆,皮毛油光水滑,性情温和,从尾巴逆着捋到耳尖,他也只是带着鼻音软软的拖长音哼一声。

不太理会捡球游戏,想玩的时候就捡一下,不想玩的时候就当没看见。但当你把笔碰掉在地上,他就给你叼回来,像是没发生过这回事一样把笔放在原地。

意外的有点脱线,爪子沾了墨水在家里到处踩梅花,被发现时一脸天然呆,你想敲敲他脑袋的手最终还是没舍得使力气,暗暗叹了口气,挽袖子开始伺候他洗澡。

你做事的时候它就窝在你身旁,暖呼呼的身体紧挨着你,偶尔会舔舔你,用漂亮的眼睛默默地看着你,让你不得不分心摸他,给他顺毛。

不像普通的狗总是跟着你,一刻不移。但当你找他的时候,他总是会在你长待的地方等你。

岁月静好,我一直陪你。






狼狗的三日月眼睛还是温柔的,嘴角上翘看上去总像是在笑一样。

球扔在地上,他追着球走,然后停下来了等你来捡起。

你拿起球,他就像夸奖好孩子一样舔舔你的指尖。

微妙的感觉主从关系的对调。

他温吞水一样,毫无缝隙的融在你生活里。然后温水煮青蛙,你回过神,发现再也离不开他了。

所以,就到他身边去吧。







窗外停着只蝴蝶,是没见过的品种,奶狗的鹤丸咬着你的衣角往床边拽,嘴里着急的呜呜叫。

等你来到窗边,蝴蝶已经飞走了。鹤丸尾巴和耳朵立马耷拉下来,没精打采的把下巴枕在手臂上。

你一头雾水,以为他是想出去玩,便找了个磨牙棒丢到外面的草坪上,让他自己玩。

等你刚坐回椅子上,他又带着一阵湿漉漉的喘气声回来了,嘴里叼着磨牙棒,等你再一次扔出去。

他仰着头,眼睛里只透露着一个信息。

我乖乖的,陪我玩嘛。






狼狗的鹤丸不太听话,你想走出房间他就用身体堵着门,把你扑在地上,用舌尖舔湿你的脸,尾巴扫遍你的大腿。

可偏偏眼神倒是无辜的,像是带着极大的好奇心一般,咬着你衣服上的纽扣也如同只是玩心大起罢了。

可要是你躲着他,他就以“吓你一跳”为借口,不轻不重的咬你一口,疼的你眼泪汪汪,不过到底是舍不得伤你,只是在脖颈上留下牙印而已。

就算你会躲开,他也最喜欢你。

评论 ( 26 )
热度 ( 553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