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我与我的刀,孰美?

沙雕文

总之是不开窍的婶婶被吃干抹净的过程。

部,鹤,三日月x婶


“三日月宗近...你真的非常好看,好看到无数人会为你沉沦。”


少女发出真挚的赞叹。


三日月好心情的眯起眼睛,“我不需要无数人,我只需要你一个人心悦我,便满足了。”


“那是当然了”,她这么说着,眼神却是在往下移,少女柔软的小手搭在三日月的刀柄上,三日月会意,连她的手一同握住,少女借力将刀拔出。


她细细观察那把冰冷太刀,眼睛里似乎要冒出桃心,“在比美方面,我会轻易的被你征服。”





廊外拐角处,鹤丸正在那里等着他。


鹤丸看见三日月神情,“又碰一鼻子灰?”


三日月优雅的微笑。


鹤丸摊开手,“比起你,小姑娘更喜欢你的刀是不?记得上次长谷部修行回来,她把人家上下摸了个遍,居然只是把长谷部的护甲全脱了然后又给他戴回去。”


突然躺枪的长谷部转头看鹤丸,没笑脸上也没表情,鹤丸却在那双紫瞳里读出“你行你上”的色彩。


“成,换我了。”鹤丸做了个扩胸运动,一副要上战场的凝重表情。


情场也是战场嘛。





鹤丸毫不掩饰自己挫败的表情。


“汇报对主战况?”长谷部挑眉。


“被夸了白金配色很好看,然后回来了。”鹤丸蹲下来抱住头,“主在现世的工作是服装设计师?还是考古的?”


长谷部嗤的一声刚笑出来,鹤丸抬手打住,“停,比你有起色,主至少送我了礼物。”


鹤丸站起来,甩了甩自己刀柄上挂着的手链。


白金配色,算不上复杂,但一看就是用了心的绳结,还串了一个小小的白鹤配饰。


尽管得到了礼物,鹤丸紧缩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这个一看就是手链吧,对的吧?结果我都伸出手了,一低头发现她挂我刀把上了。我这么大个人往前一站,在她眼里跟空气一样。”


鹤丸还在那里念念有词,长谷部不想听,思维开始发散。


他极化完刚回来,就被主迫不及待的拉到她房间里。她羞红着脸,指尖欲拒还迎的戳了戳他的胸膛,怯生生的说...


后来他发现主脸上的红晕完全是因为开心的激动。


因为主上说:“请把护甲脱下来,我真的很想研究一下,拜托了!”


然后长谷部看着少女兴致勃勃的抱着他的护甲,结果把他本人扔在一边。


长谷部耐不住被冷落,上前从背后抱住少女娇小身躯,鼻尖蹭在她耳后的发丝上,将气息尽数喷吐在她耳侧,长谷部哑着嗓子,“您想看的话,我任何的衣物都可以为您除去,只是不知您是否也能...”


话还没说完,少女头都没回,揉了揉长谷部的脑袋,爽快的答应了。


然后她挣脱长谷部,从衣柜里翻出了她参加审神者会议穿的十二单等各种华丽庄重服饰,开始解说,并且讲到兴致来了,把鹤丸三日月拉过来,对着他们的服饰一同讲解。


长谷部忍住仰天长啸的想法。


主的房间怎么可以给别人看!






想必是刚洗完澡,她发丝还有些湿,身上传来沐浴露的香气。


“入夜了,有些凉。”三日月提醒少女,“你要小心一点。”


少女道了谢,然后说:“没关系,不会着凉的,睡前洗个澡比较舒服。”


三日月微不可见的摇摇头,不是,是小心一点我。


他还没有换衣服,只是卸下了甲。少女看着他衣服的万字纹样又出了神,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衣袖,少女喃喃到,“纹理很舒服。”


三日月俯下身,压低声音,像是引诱一般,“我刀刃上的纹路也很好看,小姑娘想来我的房间...鉴赏一下吗。”


少女稀里糊涂的就点了头。平日里也没少观赏过三日月的刀,刀身上排列的半月形花纹每次都让她移不开眼。




“小姑娘觉得,鉴赏刀,主要是看他的刀鞘,还是刀身?”


“当然是刀身比较重要了。”


“哈哈哈,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三日月点点头,眼中笑意更浓,他抬起手,捏住自己的发绳,缓缓的把系紧的绳节扯开。


然后他慢条斯理的,开始解自己的衣服。


外衣脱掉之后,他伸手扯了扯自己的里衣,刚刚扯松一点,少女连忙摁住了他的手。


夜里,灯稍暗。三日月低着头,两人呼吸交错。


又是一声轻笑,三日月握住少女的手腕,往自己的胸口上抚过去。


三日月上衣完全滑落,露出结实却不夸张的肌肉线条,他另一只手揽住少女的腰,让她贴在自己身上,用华丽磁性的声音靠在少女耳侧喘息。


美色总是令人沉沦的。


“喜欢刀,对吧。喜欢刀的锋利和理智的冰冷。”三日月微微一笑,“那希望您也能喜欢我不理智的一面。”






后来?


后来当然是被吃干抹净开了窍的少女,在睡裙底下穿了身薄的几乎透明,大概是一览无余的内衣,然后找长谷部道歉。她羞的眼中一片水雾,声音像是小奶猫的呜咽,然后磨磨蹭蹭的拉起裙摆,小声邀请长谷部摸回来。


后来是在鹤丸夸自己“穿衣显廋,脱衣有肉”的时候,被少女吐槽“不不不,你是穿衣显得有肉,脱衣反倒显瘦”的时候,被鹤丸用吻封住嘴。


后来...


真是happy end,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 ( 4 )
热度 ( 240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