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鹤审《此情即为白》2⃣️


感觉有点慢热

第一人称写上瘾了

其实我挺喜欢写生活细节

OOC,欢迎指导批评

—————————————————————————————————————————
我解开巫女服上有些繁复的带子,拿起上一次准备在门口的服装,去厕所换上,看着鹤丸憋在房间里好像还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耸了耸肩,把巫女服扔在沙发上就下了楼。


再上楼时,便看见鹤丸换好了衣服,难得乖巧的好好坐在沙发上,身边整齐的叠放着换下的衣物。他听到声响,偏过头朝着我挤了点眼泪,声音幽怨,“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有人了。”


我没理他,瞥了一眼电视屏幕。好吗,普法栏目剧「丈夫离家迟迟未归为那般」。


我一袋薯片就扔他脸上了。


鹤丸笑嘻嘻的接过,放到他那一边,撕开就吃。我走到他旁边,坐下,他伸手,很自然的揉了揉我的头“说吧,咋俩去哪浪啊。”


我在身后垫了个靠背,掏出手机,摁亮,然后在他面前晃了晃。他一把抢过,手指熟练的翻过页面。本丸里有网,他会这个我也不奇怪。我伸手捞了几下,鹤丸反而是把手举高了些,我估摸着他应该不会看我历史记录,也就作罢了。


看他翻我手机翻得不亦乐乎,我侧了侧,手越过他的双腿,去拿那袋薯片,顺手扯过几张纸巾撇他身上“小心别把你手上的油抹我手机上。”


鹤丸拎着薯片包装袋扔给我,手往身上的纸片蹭了几下,回头瞥了我一眼,然后夸张的做了一个西子捧心的动作,开口道:“你舍得吗,难道你忘了大名湖畔的我是你捞了好久的。”接着就开始哼唱“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间繁华...”


“看完了是不?手机给我。”我一脸黑线,心想这人怎么这么会贫呢。“呵,我都平安时代的老爷爷了,还不了解你那点勾勾心。”鹤丸撇了撇嘴,摆了个嘲讽脸,眼看着他纤长的手指移上了历史纪录,我再次伸手去抢。


“不就是MMD吗。你急什么,我们早就知道了。”鹤丸轻巧的躲开,我知道肯定是这货透出去的,我咬牙切齿地说:“姥爷,我亲姥爷,你说你这躲避度MAX要是给我用在战场上,你得省多少资源啊。”


他轻笑了一下:“要是敌军的战斗力和你一样...”他捧读到“啊,那可真是吓到我了。”


“你真是...”我气急反笑,抽出被我压着的靠背朝着他那张白净的脸压下去。他仰着头,在靠背下发出有些模糊的声音:“好好,我错了我错了。”我这才拿开垫子。


我把手机从他手里抽走“咋俩去博物馆逛逛,我定了票。”


“诶,博物馆吗,那可真是一个无聊的地方。”鹤丸颇为感慨,好像回忆起了什么“嘛,不过你想去的话,我就勉强陪陪你。”


—————————————————————————————————————————

评论 ( 4 )
热度 ( 54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