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关于幼化梗我真是喜闻乐见》⑤

幼化梗OOC注意

解释一下“御币”是太郎内番手里拿的东西,长棍上绑了白纸片,驱邪用的。(因为我写的时候知道有这东西但就是不知道这叫啥hhh)

—————————————————————————————————————————

少女一边念叨着:“刚才那是什么东西。”一边倒退着跑了回来,这才看到了小石切。

一人一刀大眼对小眼。

半响,少女才愣愣的蹦出一句国骂。

小石切眨了眨澄澈的眼眸,教养良好的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并自觉的将其调整成消音版。他温温软软的嘟囔了一下“平常心,平常心...”,转身去拿平放在不远处的御币。

少女扶着门,目视着小石切晃晃悠悠的走着,神官帽随着他的动作幅度一抖一抖。

终于,小抹茶(嗯?)挪到了御币旁,他仿佛给自己加油鼓劲般“嘿”了一声,然后不负众望的举起了御币...的一端。

另一头因为小石切的身高原因还贴在地面上。

小石切松手,仿佛失去人生意义一样跌坐在地,连眼角那一抹红色胭脂都黯淡了许多。小家伙难得的散发出很难过的气场,好像下一秒就要在地上打滚哭了。

少女不由得脑补了BGM贝多芬的《命运》。

为了安慰小石切,少女在外廊的小灌木上折下一根枝条,进屋抽了一张手纸,沿着纹路撕成条状,用手腕上的皮筋将他们扎起来,然后塞在了小石切手里。

小石切瞅了瞅少女,又瞅了瞅手中五分钟速成品。

然后多云——就转晴了。

小石切笑得特别甜,眼睛眯成了两个弯月牙,脸上肉嘟嘟的。少女伸手,想要去揉一揉他的脸蛋时,小石切软萌软萌的主动蹭了蹭少女的掌心。

“太好养了,这孩子。”少女觉得自己浑身已经散发起母性的光辉:“话说被被去哪了,就以他那个性子...坏了,我想我知道了。”

少女抽回手,向门外跑了过去,在小石切有些疑惑的目光中转过头叮嘱道:“你乖乖待在这,别乱跑...额,不用,我忘了你的机动有点特别了,你随意吧。”顺便还用怜悯的目光看了下小石切。

——————————————————————————————
papa:喵喵喵?

评论 ( 30 )
热度 ( 267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