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神经病和精神病乍一听好像也没有什么差别》2⃣️

私设刀剑发色眸色正常。ooc。数字请参照百度百科
—————————————————————————————————————————
我熟练的打开锁,一摁一推,端坐在床上的男人放下手中的故事书,循声音向我这边看来。


NO.025
这边的房间倒是比隔壁大了许多,倒不是因为特殊关系什么的,院长狐之助一向是很公正,而是因为这位病人的情况,有些特殊。


短发的青年礼貌的向我点点头,然后头侧向一边,手好像在空气中牵起了什么,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来,退,给人家打个招呼。”


停顿了一会,他有些歉意的朝我笑笑:“啊,抱歉,这孩子性子有点害羞。”


对于这一场精巧绝伦的哑剧我早已习惯了。


我开口,问着每天重复的问题,听着每个人重复的回答。


“名字。”


“一期一振。”025号好像想起了什么,他坐在那里,像是小心翼翼的抱起了什么,然后露出了幸福甜蜜的笑:“然后这是乱,在我身边的是秋田,养着五只小老虎的是退,戴着红框眼镜的是博多,双子左边的是平野,右边的是前田。那边长发的是鲶尾,他旁边的是骨喰。”


他伸手指了指一侧,我配合的顺着他朝那个方向看去:“额...嗯,墙很白?”


“不是。”他有些无奈的摇摇手指,伸手,动作轻柔的揉了揉我的头:“你的注意力集中在哪里啊,那个头发稍长的是药研,短发的是厚。”


我并不拒绝他的触碰,相反,他倒是真给我一种邻家哥哥的感觉,如果我看到他所谓的弟弟不是一团空气就好了。


这个房间里并没有时钟,却不知道在那里传来的钟表的嘀嗒声。


我看着他转头,对着什么道歉,然后对我说:“啊,在床上坐着的是后藤,是最近新来的孩子。”他侧了下身,手臂环绕成一个圆,好像在环抱着什么。


025号应该是注意到了我的心不在焉,他有些失落的低下头,轻声道:“您,还是,看不到他们吗...”


我开始了今天的第三次叹气:“我说过了,他们,是不存在的。”


我向025号靠了过去,弯下身体,手臂轻而易举的穿过他抱着的什么,触到他的小腹。“你看。”我这么说到。


他缓慢但是坚决的摇了摇头,张了张嘴,话语终究换为一声叹息。


“他们,是不存在的。”我蹲了下去,仰着头直视着他的眼眸。


他露出有些苦涩的笑:“那是,您,不够相信的缘故。”


裤袋中传来了闷声的震动,我看了下备注,便向外走去。接下电话,我对着电话那头说:“喂,小叔...不,抱歉,我刚才和他待在一起。你要来看他,好的,我知道了。”


我锁上门,025号拿起故事书,继续给空气念童话故事。


———————————————————————————————————————————————好像那个数字真的是刀帐号啊
















评论 ( 30 )
热度 ( 79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