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关于女体化梗我真是喜闻乐见2⃣️



我站在房门前深吸一口气,然后轻缓的抬起手腕...猛的一把拉门。

夜色浓稠,随着晚风飘进了屋内。

说白了就是没开灯。

没来过太刀的寝室,我一手喝醉了一样扶着墙,另一只手四下摸索着去找开关。

一回头看见两点金色,像是大型猫科动物的眼睛。怎么说,还是有点瘆人。

忽灭忽亮的大概是鹤在眨眼睛。

“主...?”

不出意料的是甜甜的女孩子。

有些怯生生,是可爱的想要抱起来捏脸的声音。



瞬间灯光充盈室内,我看着面前的女孩子闭紧了眼睛。

...忘告诉她我要开灯了。

鹤衣着相对于三日月整洁的简直想让我鼓掌。

深蓝的里衣与白外衣服帖,腰封安稳的待在应在的位置。衣服长出一截,因为腰封的原因,像小裙子一样向外微翘。羽织长袖没过手,害羞的搭在白皙的小腿好看的弧度上。

“嗯?不要看。”

鹤一咬下唇,拉过一旁的被子,展开就盖过头顶。

“鹤?”我走过去,戳戳被子鼓起的那一团。明显看见白团子抖了一下,然后慢慢的向远离我的方向挪。

我试图掀起被子的一角,却立马被一个软软的小手摁住。根本不忍心抽走被子啊。

然后我掖掖被角,连着被子抱起那一团端着就走。

对,端走了。



三日月看见我回来了,淡定的把膝下的枕头抽出。我瞥了一眼,然后把被子里的那只鹤抖落出来。

“来,三日月,给我摁住。”

她点点头,挽挽实际上不存在的袖子。

“等、等一下,三日月你穿的啥玩意?我不穿啊,我跟你说我不穿。”

鹤捂着裆,拼命摇头。

“下面凉飕飕的很好玩是不?”我挑挑眉,反正我萌长袖,三日月又乖巧的坐了回去。

鹤立马利落的反驳回去,“那你现在一个大男人穿着小姑娘的裙子就好玩啊。”她两只手捂着眼睛,夸张的打滚,“哎呦,辣眼睛啊。”

 “差不多明天就恢复了。”我耸耸肩,回到被窝,转过身拍了拍被子。“过来睡?”



真的是大半夜困的脑子糊涂了,早上就后悔死了。

一睁开眼睛,三日月放大的脸吓的我一哆嗦。他穿的单衣,我的睡衣被叠好放在枕边。他笑的理直气壮,说帮他更衣。旁边的鹤颇为暧昧的揉着腰,看见我醒了,埋怨一句“主上下次请蹬被子别蹬我。”

我微笑的回他一句,“放心没有下次了。”


















评论 ( 6 )
热度 ( 115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