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亡者农药】病理与治疗方式

ooc

扁鹊x庄周

“扁鹊,我好像生病了。”

闻言,他放下手中颜色诡异的瓶瓶罐罐,玻璃瓶与桌子相磕碰发出清脆声响。

扁鹊薄唇轻启,眸子中有些隐藏不住的焦急,“你一向体质不错...什么时候觉得不太舒服呢。”

庄周垂下睫毛,“其实,很久以前就隐约察觉到了。”

“怎么现在才告诉我?”,扁鹊站起,向庄周的方向走去。扁鹊伸手拉住他的左手,扣在庄周的腕部。

“确实是有些过速...还有什么症状?”他抬头,正撞入庄周的盈盈绿眸。扁鹊倒也没害羞,尽着医生的本分,只想得知病情如何。

庄周对上他专注的有些过分的眼神,抿着唇笑了。他嘴角的弧度和醉人的眼眸一时间看的扁鹊有些晃神。庄周反手握住他的手臂,虽是个辅助地位,但毕竟是在战长上走过不知几遭的人。在他还在发愣的时候,庄周稍一用力,扁鹊就失去平衡,落入他的怀里。

庄周没松开,控制着对方的手掌触上了自己的胸膛。



扁鹊只觉得耳边的呼吸声愈加滞重,他能感觉到庄周手指在他手臂上施加的力度也愈深。

庄周的手指白皙纤长,骨节分明,那样的手抹去脸上沾染的鲜红时,他也是泰然自如。

想看这样从容的人露出别的表情,想要...更多更多。

贪欲啊。



“胸腔中有时满满的、满满的填塞着什么,心跳不自觉的会加快。”庄周的声音带着丝丝倦意,一句一字像是羽毛一样撩人,“每次想到你,看见你,离的你越近,心室的悸动就会更加严重。”

“我知道了。”扁鹊道:“这种病症啊,没有治愈的方法,不过有缓解的药物。”

“哪么...是什么?”

扁鹊干脆利落的用行动证明了。

双唇相触,舌尖轻易的撬开牙关,与他的交缠起舞。





“这就是配置过程。”扁鹊脸上的表情尽是公事公办的正直,现在轮到他接住双脚发软的庄周。

“像是做梦...溺在深海的感觉。”

“当然,这是以毒攻毒的方式。”




评论 ( 3 )
热度 ( 46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