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劫后

黑暗本丸的故事


话题中途被打断,鹤的眼睛眯成弧线,笑的像是老狐狸一样。

三日月总觉得有什么预感,他这么笑就没好事。

“吵架了,因为你,我们两个吵架了哦。”

平淡的陈述句从鹤嘴里说出来,莫名带了些危险的气息。

他眼眸里的金色锐利的仿佛要承受不住溢出来。

鹤调整了下坐姿,也不介意三日月站着是俯视他,撑着头就直接对上了他的目光。

晴夜闪烁的星光与阴雨的月亮相比,丝毫没有逊色之意。

“留下对着主保持着戒心的刀...这便是,我家的审神者啊。”鹤的语气带着感慨,还有不易察觉的的遗憾。

他看着三日月似乎是无动于衷的样子,“你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脖颈上的镣铐是什么时候戴上去的?”他嘴角弧度勾勒成嘲讽,“你说呢,'一朝被蛇咬,三年怕草索'君。”

随着三日月瞳孔剧烈收缩,鹤知道自己算得上是赢了。

漂亮的一针见血。




对,鹤丸说的一点没错。

三日月闭上眼睛,叹了一声。

前任审神者的所作,大概是因为处在获得这具身体之后而少有的烙进他的刀纹里了,啊现在应该称作融在血脉里。如果仅仅是对于自己的态度,他完全是可以泰然自若相对,但是这双手...可是斩断过同类的刃啊。

——附丧神无法抗拒审神者的命令。



“怎么说...算是最后一句吧。”鹤站起来拍拍衣服,“她...作为审神者的底线,是不会被时间消磨的。”

也正是这一点,才是鹤最希望她改变的地方,可对于三日月来说,却是求之而不得的。

鹤从那里翻出盒团子,抬眼看了眼三日月就直接往他脸上砸。即便是出战次数寥寥无几,但身体的本能不会变,三日月先是一摸刀,当然扑了个空,然后就用左手去挡,半道又反应过来换回右手。时间当然耗损太多,不过鹤也没真扔,不过虚晃一下做了个假动作。他抱胸看完全过程,然后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

“主刚给你救回来,你可别在战场上断了。”包装袋还捏在他手里,“不过我看...够呛。”

三日月没回话,只是抬起右手,缓缓握拳又松开。对常人来说都是简单的基本动作,三日月做起来却因缓慢和不熟练看着有点别扭,

这时候鹤把团子塞到他怀里,跟他说:“吃吧,虽说刀剑之身不吃东西没问题,但是还是会有饿的感觉的。这是主给你买的。”

看着三日月有点愣神,鹤补充一句,“主给你买的,听见了吗?”

——这一句,是鹤丸国永问三日月宗近的。

“是,我知道了。”三日月接过来,端详起塑料包装袋上花花绿绿的图案。

“你听见了吗?”

这一句,是鹤丸国永问审神者的。

薄薄一层纸门,他俩的对话是清清楚楚透过来,虽然不过是普通音量的对话,但也因为距离过近,就算捂起耳朵都能清晰听见。

少女抱膝蹲着,碎发散在肩头。

在三日月不厌其烦第二次回应着鹤的时候,少女几乎是在同时嘴唇翕动,无声的回复与三日月的声音重叠。

“我听见了。”




这个婶不是很会说打气还是什么之类的话

鹤丸随便说说胡弄三日月的,不过显然效果显著

评论 ( 4 )
热度 ( 46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