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吵架了就别想爬上我的床


高糖

短段子

ooc



长谷部


和长谷部很难吵一次架,但是一吵起来就足够少女憋屈的了。



长谷部不怎么还嘴,同样也不会哄人,冷着脸一言不发。



“今天晚上你一个人睡去吧。”末了,少女甩出去他的枕头,摔门坐回到自己的床上。



一晚上长谷部愣是连门都没敲,倒是少女翻来覆去有点良心不安。



早上少女郁闷的拉开门,长谷部很重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门是朝内开的,他昨天抱着枕头靠着门坐了一晚上,门一拉开,便失去了支撑物。



长谷部揉了揉后脑勺,皱着眉吸了口气,躺在地上仰着头,说:“我想了一个晚上,我给你写检讨吧。”



少女发现自己没那么生气了,她一笑,长谷部正看的发愣,之见少女抬起一只脚不轻不重的踩在他的胸膛上,“我穿的是睡裙,看够了吗变态。”





鹤丸


大早上已经睡蒙了的少女完全忘记了吵架的事情,甚至起来一看鹤丸没睡在旁边还心生疑惑。她刚打算进厨房,发现完全不会做早饭的鹤丸拿着碗端详着。



“干嘛呢?”少女一头雾水,“你要是闲的话帮我打个蛋,算了你会把蛋壳弄进去的...所以给我出去啦。”



鹤丸摸了摸下巴,还在看那个碗,“我在想啊,昨天在网上看到了吵架和好的方法,就是把碗往地上一摔,吓到对方就行了。”



少女心觉好笑,“要是吓不到呢。”



鹤丸抬起头,一本正经,“那就顺势往碗上一跪。”他表情有些犹豫,“不过有点疼啊。”



少女把碗从他的手里拿回去,单手打了个蛋,“你搞笑呢吗。”



鹤丸一脸“哇你这可真是委屈死我了”的说:“你忘了我们还在吵架吗?昨天你都没让我上床睡觉,我一个人孤独寂寞冷的在沙发上哭了一晚上呢。”



少女挑挑眉,鹤丸马上举手投降,“好吧没哭,但是确实孤单寂寞冷。”



少女揉了揉眉心,“等等我们为什么吵架来着。”



鹤丸找了跟筷子开始把鸡蛋打散,“...对啊,为什么吵架呢?”







三日月




“成,有种今天你就别在床上睡。”撂下这句话,少女自顾自的躺在床上,还转过身背对着门口的方向睡。



其实哪睡得着,少女闭着眼睛假寐,只听见柜子开合,听声音大概是三日月拿了被子出来。



大早晨,发现三日月真的老老实实没爬上床,他等少女睡熟了把她抱了下来,在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两人打了地铺。



睁开眼,少女是在三日月的臂弯里醒来的,三日月特别无辜的说是少女晚上自己滚下来的,而且还把他的胳膊枕麻了。



少女叹气,算是服输了,“你是水仙花吗。”



“恩...小姑娘说我自恋吗?”三日月眯起眼睛,睡衣扣子没系,敞开来露出大半胸膛。



少女毫不顾忌的欣赏美色,“不,我说你不开花的时候,装蒜。”







一期




“下去,我不想和你睡觉。”少女抱着抱枕,赌气的蹬腿。



一期绷着脸,“不行。”



少女轻哼一声,“我要和我的枕头睡。”



“不行,不能抱着枕头睡。”一期同样拒绝。



“管的真宽,什么都不行,那我抱什么?”



一期一抿嘴,显然是豁出去了,“抱我。”



这什么幼稚话题。少女看着他泛红的耳尖,没忍住笑出来了。



她揪住一期白衬衫的领口,把他摁倒在床上,“只抱一下,我是不会消气的。”


评论 ( 13 )
热度 ( 489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