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捏脸


没有啥关于皮肤的描写,就是一些小故事
ooc

鹤丸国永

•看见鹤的时候他在内番,蹲在地上检查植物长势

•所以说我刚才挨个屋顶翻去找他有什么意义

•鹤内心:呼,幸好在主找过来之前结束了偷懒

•他太瘦了脸捏不起来变成摸脸了

•我的手心乎在他脸上,他仰着头,嘴微张,我们两个人视线交接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嗯...抱歉我是想摸你那个绒球的,我摸错地了。”

•人在急切的想摆脱尴尬气氛的时候,是什么烂理由都想得出来

•我弯下腰手放在他前胸上

•还熟练的揉了一把

•“主,吓到我了,我穿的可是内番服。”



龟甲

•摸龟甲的脸需要勇气。

•真的

•我隔老远就把手举起来准备好以防自己生出临阵退缩之意。

•龟甲看着我举着手走过来表情有点...期待...还闭上眼睛等待...?

•得知是摸脸的时候语气有点小失望。

•“原来,不是要扇....啊...看来我还不够努力。”



小夜
•几乎是用偷袭的方法捏到的

•远远瞄见他然后从背后冲过去捏到了脸

•当时心里想的全是治愈人心的小天使寻到了曙光,根本没想到小夜会不会因我突然的动作做出临战反应

•然而确实没有

•本来以为同样会变成摸脸行动,意外的捏到了鼓鼓的东西

•诶,嘴里在吃着柿子,从背面看根本看不到啊

•啊不过真好啊,捏到了小夜毫无防备的脸

•等等...短刀的机动和侦查数值是多少来着



小狐丸
•摸了一下脸,抬头正对上有些迷惑的眸子。

•本身虽然是一个极具绅士风度的人,但这双红色眼眸的侵略性实在是太强烈

•手一抖擦过他的脸颊和耳朵摸到了他的头发

•他瞬间了然,恍然大悟的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梳子

•可千万别是啥裤裆藏雷之类的啊

•这样看来以后梳头发的时候也可以顺便摸脸?



一期

•“一期一期,可以摸...”

“嗯。”

•一期自然的应下,眼睛含笑的揉了揉我头顶发旋

•为什么你这么熟练

“难得主会撒娇呢,还要什么?举高高?”

•我盯着他的脸

•算了,将错就错吧

•“一期你少说了四个字呢,是亲亲抱抱举高高。”



三日月

•虽然他说着触碰可以,但是我心里依旧没底

•再三追问下,他依旧不厌其烦的回应着可以,想做什么都没关系

•是我想歪了吗

•指腹触上他温暖的侧脸

•三日月的手顺势覆在了我的手上

•“只是这样就可以了吗,哈哈哈,和我想的有些出入呢。”

•看来是三日月想歪了



药研

•一声不吭的坐过来

•丝毫没有提关于摸脸的任何事情

•然而怎么看怎么像是知道了我的咸猪手已经伸向了本丸里的好几位

•“药...药研啊,我能不能摸...”

•“好啊。”

•被打断乘二

•如果一期是无心之举的话,那么药研就绝对是故意的

•你看他眼镜反光了!

•他抬起一条腿颇为豪迈的直接搭到了我两腿上

•青年一样紧实的肌肉,幼儿一样滑嫩的肌肤

•“大将,请。”



清光

•我看着清光非常专注一直在涂指甲油

•我觉得干这种这么精细的事情应该是不会分心的

•我就摸一下脸,就轻轻的摸一下

•清光逮着我的手蹭啊蹭

•“...你指甲油不会涂偏吗。”

•“不会呀,其实从主人坐过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我一直是在专注的看着主,然后分点余光来涂指甲油啊。”



明石

•看着他懒洋洋的侧躺着

•我没忍住捏了一把,想来是已经睡着了根本感觉不到吧

•眼睛睁开了...!原来没睡着吗!

•哦又闭上了

•当我以为是虚惊一场时,他拉住我要缩回去的手臂,然后稍微用劲一扯

•求助:被睡美人当成抱枕了,出了吻醒以外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吗

•明石:没有,下一个

•我:你信不信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放开我,我要跟光忠借墨镜


papa

•唯一一个摸完脸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的人

•然后顺利的保持着笑容僵住了

•一本正经的害羞

•“您...您是要做什么吗?”

•等等这反应?

•难得看到他脸红不行我要再揉一把


太郎

•看到我之后走到我身边蹲了下去

•我还挺开心的

•结果他摸了摸我的脸

•手掌很大很温暖

•他一脸疑惑的说次郎告诉他,主在到处求摸脸

•我和他也搞不懂这尘世是咋地了

end

评论 ( 131 )
热度 ( 718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