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你大概是没见过这么欢乐的失忆梗2⃣️

第一篇


咕噜——


什么声音突然悄悄冒了出来。


看着鹤有些茫然的脸,这回换着少女忍着不要笑出来。鹤低着头揉了揉自己的肚子,顺手还揪了一下腰封上的小装饰。


少女向门外走过去,走了几步却只听到自己的鞋子与地面轻磕的踢踏响声,她回过身,看见鹤还呆愣的站在原地。


“你这是饿啦,过来我带你找点吃的。”


于是鹤跑过去,抓住了那只如同邀请舞伴那样伸向他的娇嫩柔软的手。


他手腕稍微用下力,便很快占了主动权,自顾自的拉起少女的手与她十指相扣。鹤丸发现他的手比少女的要大出一些。她稍微有些惊讶,不过看着鹤丸一脸懵懵懂懂的样子倒只是微微一笑,由着他去了。


于是两个人的脚步声交纵错杂,空气中带了些热烈的芬芳气息。



“这里是本丸的厨房。”少女介绍着,拿着碗和勺子舀粥。


素手端着白瓷碗,鹤丸随着木勺一上一下而点着头。


这样的生活对他来说可真的是不可思议,要说是吓一跳的话也未尝不可。审神者的小事故让他失去了关于过去的记忆与人类的生活方式技巧,他脑子里头一片空白,对少女的依赖感只增不减。


糟糕...他要有雏鸟情节了。


作为嗜血的刀心里头突然多了柔软的那么一块,随着飘散的米粥香气一起融合又聚拢起来,伴随门前花开的声音在胸腔中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


“勺子会用吗...你那个像抓棍子一样,好吧我知道了。”少女无奈的叹口气,决定手把手的教他了。


勺柄搭在中指上,食指和中指微曲勾住以作固定,手腕转动的弧度轻巧,然后把勺子送入口中...鹤你不要咬勺子,松口啦。


本只是想喂他一口以作示范,鹤却笑嘻嘻的含着勺子不松口。少女又拽了拽,他才放过这把勺子。金属蹭着他的嘴唇被抽出来,鹤还伸出舌尖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勺面。动作还是有些暧昧,少女刚想撒手不管他,鹤却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端着碗大口吃了起来。


估计是真的饿了。


口腔里头第一次接触到食物,柔软的白粥温温糯糯还腾着热气,细长的白米煲煮到开了花。米粥很稠,喝下去一口就有种暖乎乎的热流向下一直到了胃。


他放下碗,瓷碗与螺旋纹的隔热垫相碰发出有些闷闷的响声。鹤直着眼睛盯着少女,嘴里只是念叨着,“哟,我是鹤丸国永。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全部、全部都想起来了。”


“那真是太好了。”少女眼眸弯弯,“食物还真有魔力呢。”


“不,我想,有魔力的是主人你呢。”


于是微风携着花香作为伴手礼,窗外云卷云又舒。


评论 ( 3 )
热度 ( 69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