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度六的软绵绵晕乎乎

酒品差

谁救救她。



鹤丸正整个人跨坐在少女的身上,半眯着眼,傻了吧唧的把麦克怼在她脸侧,挥舞另外一只胳膊,欢呼着让她再唱一首。



酒品这么差就不要在公共场合喝醉啊...!



少女费力把扒在她身上的鹤丸扯下来,思考以后跟他们喝酒是不是可以申请加班费。



我只不过就是有了比常人更好的肝功能,为什么要让我承担这一切。少女沉思着。



公司开完年会,同个部门的几个人被鹤丸匡去唱k,唱high了就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俄罗斯转盘...连石头剪刀布输了都要被灌酒。



少女看着醉倒一片,以各种姿势挂在沙发上的同事,挨个给他们拍了照片,咬牙切齿的传到他们几个的群里,因为太过愤恨,指甲扣叩在屏幕发出清脆一声。



这场面,要是警察进来了她只能蹲下来抱住头。



这帮大老爷们不管不顾的喝醉了,留下一个弱女子给他们收拾乱摊子?



余光看见有个人撑着墙站起来,少女正感激上天留下了唯二的活口,KTV里面自动切歌到恭喜发财之类的年味歌曲,听着她似乎都能闻到一股炮仗烟燻火燎的味道和七大姑八大姨的问候声。



三日月揉了揉眉头,嘶的倒吸口气。他身上还穿着开会时那套正装,身上倒是一点酒都没撒上,看上去比现在还趴在少女腿上的鹤丸清醒不少。



也只是看上去清醒罢了。



少女就眼睁睁的看着三日月跪下去,朝着她动作流畅的拱手,温文尔雅的透过他的金丝眼镜看着少女,然后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哈哈哈,大家好,我给大家...拜个早年。”



拜个早年...



喝醉的人得哄着顺着他来。少女一抬手,“爱卿平身吧。”



她和三日月其实不太熟,工位隔得也远,偶尔碰上一两次或者开会时遇见。每次见着他总是很温和的在笑,但总觉得其实这个人对什么都无所谓,你告诉他明天世界末日,他都能哈哈哈淡定的笑着说,无所谓啊,我先写完这个报告。



可能这就是道系人生,顺其自然。



但是...看向房间一角正趴着睡觉的人,有个同事实在运气太好,玩转盘硬是把三日月灌醉了,可惜物吉就是酒量差点,一口晕两口倒。







少女开始叫车,准备挨个送他们回家,突然意识到,单身狗怎么办,就算司机送回家了,门都打不开。至于结了婚的,管你老婆孩子怎么教训你,赶紧回家吧,拜拜了您嘞。



有谁的电话声响了,少女很庆幸声源地不是在酒杯里头。



鸣狐的手机铃是标准的初始铃声。她看了一眼来电备注。



“大侄子。”



鸣狐常年带着口罩,大夏天也没见他摘过,少女一度以为他是对什么东西过敏。看眼睛其实他挺年轻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个大侄子。想的太投入,少女一接电话,张口就是一句,“喂,大侄子您好...啊,不好意思。”



对面同样是一个年轻的声音,“呃,没关系,您好,请问...?”



对方拖长了尾音,少女意识到她似乎要开始解释了。



“您好我是鸣狐同事公司聚会他喝醉了请您来接一下。”她报了地址,然后摁下鹤丸不安分乱划拉的手,把手机抬高,低下身子靠在鹤丸耳边悄声说:“而且请您别误会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男友是鹤丸。”相当有用,鹤丸不闹腾了,少女又把手机放回耳边接着,听对面青年应答“好的,麻烦您了,我马上就过去。”



鸣狐总带着口罩,不过听说新晋优秀员工发言的时候摘过一次,午休的时候,鹤丸在食堂端着餐盘坐在少女旁边,清了清嗓子,有模有样的跟她学起来。



鹤丸站着,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扶着不存在的麦,环视了一周,缓缓开口,“我接下来就说一句话...”



少女假模假样的鼓掌,通常这种套路都是接一句名人名言或者励志鸡汤,下面解释说明联系实际升华主题几千字。



然后鹤丸真的就说了一句话,“我的讲话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等等这就结束了?鸣狐原来是这种不走寻常路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人吗。”她诧异。



鹤丸摆摆手,然后捂着脸努力憋笑,“他只是初次发言太紧张啦哈哈哈哈哈。”



少女看着端着餐盘往这里走的鸣狐绕了一圈,坐在其他的位子上,很消沉的坐下。



少女刚想安慰下他,就听见他的叹息。



“...没有筷子了。”






鸣狐真的很无辜,他来KTV就算被质疑是不是一开口就跑调,也坚决不唱歌,专门研究沙锤和手鼓,顺便担任点歌台。只是这么尽职尽责也没逃过被灌酒的命运。



鸣狐的大侄子叫一期,是个相当有礼貌的青年,而且还非常贴心的帮少女分担了叫车送人回去的工作。



最后剩下鹤丸死搂着少女的腰不撒手,一期有些担心的问她说没关系吗,少女咳了一声,偏过头去,指了指鹤丸又指了指自己,“男朋友,没事的。”







然后好不容易把鹤丸搬回家,少女开始后悔。



鹤丸酒品太差了,能不能安静一点的睡着,不要像正在拆家的二十只哈士奇好吗。



鹤丸其实很有容量和耐心,工作状态认真负责,该自己干的活绝不扔给别人,私底下也不端架子,而且工作和日常分的开,她也有交错报告被骂的狗血淋头的时候,不过下班了鹤丸又悄咪咪给她手里塞了奶茶。



少女这边刚想着鹤丸的好,他又开始闹腾,在床上扑腾着摆pose,喊:“我要登陆火星!”



少女扶额,说:“你别登录了,你没密码。”



她不反对鹤丸喝酒,只是讨厌他喝醉。只是这次就先原谅他...话说其实她酒量比鹤丸好太多了,鹤丸没这个必要但还是执意帮少女挡酒。



给鹤丸兑了点蜂蜜水,希望能让鹤丸醒醒酒,闹的轻一点。



鹤丸接过杯子,在少女的勒令下小口小口的喝,似乎还有点可爱。少女听他嘟囔了一句。



没听清,她条件反射的问了句“什么。”



鹤丸乖巧的两手捧着马克杯,转过身朝着少女笑。他眯着眼睛,翘着嘴角,轻轻的说:“我爱你。”



接着鹤丸深情的唱了起来:“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家↘,我的天→堂→”



少女想锤他的手抬起又放下。凑合过呗,还能分咋滴。 






鹤丸是隔天中午才起的床。



少女在厨房,听见咣当一声砸在地上的声音,围巾没解,拿着锅铲就跑去看发什么什么事。



结果看见鹤丸坐在地上,一脸茫然的摸摸自己的头。看样子除了傻了一点也没什么事。



看见她过来,鹤丸又麻利的爬回床上,拿着被子盖住自己,扭扭捏捏的掐着嗓子学小姑娘说话,“你要对人家负责哦。”



少女靠在门上,对他一笑,“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给我滚蛋,第二个起床叠被洗手过来吃饭。”



 


评论 ( 25 )
热度 ( 320 )

© 那茶蘼外,烟丝醉软 | Powered by LOFTER